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 武帝大人:今天我一定要……啊,月色真美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2-24  作者:第七重奏01
罗格营地的夜空,月朗星稀,漆黑的苍穹,广阔如同黑洞一样,久久注视,灵魂沉醉其中,感觉随时都可能被吸上去,成为苍穹的一部分,化作无数黯淡繁星的其中一颗。 夜间的凉风吹拂,温柔从面庞抚过,带着大草原独有的青涩和甘甜,沙沙的树林声,和时不时响起的牛羊叫声,让人感觉到一个无比真实的草原。 然而,站在法师公会的某个坡顶高处,注视着和繁星相呼应的,地上星罗密布的帐篷传出的万家灯火,孩子的嬉闹声,大人的吆喝声,隐约可闻,却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这种感觉或许并非是不真实,而是……而是当你熟悉了以后,忽然离别,由此感到极度陌生,进而产生的空虚和迷茫吧? 已经……有多久没有回罗格营地了? 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有多久没有回到真实的罗格营地,有多久没有见到过有人类存在的罗格营地了? 考验世界的罗格营地,我已经呆了近千年,那里的景色和眼前没有半分不同,却唯独没有人,所以,纵使景色完全相同,对我来说,依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熟悉了那个世界,眼前这副光景,竟然让我产生了不适应,甚至恐惧。 罗格营地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我该怎么办? 还能不能像在考验世界里一样,在空荡无人的街道上,天空中,自由独孤的驰骋?宣泄大喊大叫。 遇到了熟人,该不该打招呼? 最后,我在营地的熟人到底都有谁? 没来由的,忽然对这样万家灯火,人声鼎沸的罗格营地,产生了畏惧感,不适感,想要逃避,想躲到寂静的,那个无人的罗格营地里去。 “熊塔,原来你在这。” 稳重而温柔的声音,将我从无尽的孤独感中拉扯出来,回过头,背着小手走上来的塔莫娅,夜风下,将她银灰色的刘海轻柔吹拂,刘海下的白皙美丽面庞,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一身薄薄棉衣,遮不住起伏丰盈,玲珑有致的挺拔身材,一双英气逼人的紫蓝眸子,在夜色下多了几分柔美,就好像在冬季的银装素裹之中,忽然出现的,宛若武斗派大姐头的雪之美少女。 “熊塔,又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对吧。”额头被轻轻弹了一下,下一刻,没等我反应过来,身体陡地一暖,多了一袭毛皮斗篷。 “风有点凉,你现在还没有转职,感冒了可不好。”帮我在胸口上细心系好斗篷带结的武帝大人,这样说道。 虽然有着不小的身高差,比塔莫娅高了一个头不止,但微妙的,却感觉像是在温柔而严格的姐姐在照顾自己。 “熊塔在这里……想着些什么呢?能告诉我吗?”披上厚实的斗篷后,塔莫娅迈着小碎步向前,和我肩并肩,一起仰视着这片夜空,问道。 “呃……说来有些丢人,我有点害怕,想回教廷山。” “担心维拉丝她们?” “……”虽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但并非全部,我这么想,但是,如果维拉丝她们真的在这里,真的在我身边,我还会产生刚才那样的空虚和恐惧感吗? 有女孩们在的地方,才是自己的故乡,忽地,这句似乎经常这么想,却已经被遗忘许久的话,荡漾心头,从未有过的清晰认识。 见我沉默不语,塔莫娅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你们可真像。” “像?” “是啊,记得熊塔你不在家,在外面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我也经常看到维拉丝她们,站在家门口,像你这样,静静仰视着天空,满脸的担心,恨不得能够立刻飞到你身边。” 啊啊,是吗?原来我在外边猪突猛进的时候,女孩们也是这样的心情啊。 但是! 但是,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的我,决定狡辩一下。 “但是,你想想看,以前是她们一起担心我,现在是我一个人担心她们全部,感觉分量完全不同,不是吗?” “会有不同吗?” “应该……不会吧。”感觉已经扯不下去了,我挠挠头,老老实实低下头认错。 “当你思念着大家的时候,大家也在思念着你,这份心意是不能用轻重多少来衡量的,熊塔,好好记住这份感觉,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在想要冒进的时候,回忆起这种感觉吧。” “是的,塔莫娅大姐头,您的教训,我必将铭记于心。”我再次低下头,完全被武帝大人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不过,没想到塔莫娅竟然能说出这番话,到不是说她平时没有**味,就是……就是……怎么说呢,刚才那副口吻,感觉很有经验的样子?莫非她……她也和维拉丝她们一样,在思念着……思念着…… 思念着故乡? “呒” 只见武帝大人白皙绝美的面庞上浮现出淡淡红润,紫蓝色的眸子也变得晶莹润湿,荡起无数妩媚涟漪,嘴角因此勾勒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下一刻,脸蛋被一双忽然冒出来的温润小手给捏住了,不断搓揉,然后以适当的力道往两边拉扯。 疼疼疼!!! 久违的武帝大人的专属捏脸攻击。 “熊塔,就算真的忍不住去想那些失礼的事情,能不能尽量别在脸上露出端倪?算我拜托你了哦。” “蹲……蹲另!” 随即,那双作恶的小手才**离开,但是托福,刚才有些冻僵的面庞,因此变得温暖起来。 我揉了揉脸,冲塔莫娅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塔莫娅则是跟着莞尔一笑,无奈的扶额,摆出真拿你没办法的温柔面色。这份独特的温柔,和维拉丝有所不同,不,或者应该说,每个女孩的温柔,都有所不同。 比如说,小幽灵,小狐狸和恶龙蕾娜的温柔,就格外的与众不同,尤其是小幽灵。 “怎……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或许是被我盯久了,塔莫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刚刚冷却的脸蛋又有升温趋势。 “没有,就是……”我迟疑了一下,感觉还是实话实说作个死算了。 “就是心里忽然升起了感叹,塔莫娅真的是**味十足啊,这样子。” 然后,眼睛一眯,做好了迎接第二次扯脸攻击的准备。 却没有料到,塔莫娅只是愣住,眸子里的荡漾水光,似有溢出之势,她连忙擦了擦脸,脸红红露出一个难为情的羞涩笑容。 这样的武帝大人,也是**味十足啊,但是,她这是怎么了,我有点担心。 “塔莫娅,怎么了?难道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虽然刚才那也算奇怪的话,但我印象中,模糊记得,对塔莫娅而言,应该算是比较日常吧,顶多是作死的日常。 “不,并不是什么奇怪的话,也不对,应该是相当奇怪的话才对。”塔莫娅一边擦着眼,一边以一定是我产生了某种误会的,类似喜极而涕的反应,有些哽咽的说道。 “只是……只不过……没想到,熊塔竟然还记得,我真的……真的很高兴。” 仅仅只不过是“记得”的程度而已,就能令你高兴成这样吗?我反倒是沉默了,内心的愧疚再度啃噬着自己。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难过表情?”脸庞被刚才那双熟悉的小手轻轻托起,和塔莫娅仰视的眼眸,深深对视。 “你这是明知故问。”我试图撇过头去,不和塔莫娅对视,遗忘了那么多重要的,宝贵的回忆的自己,按道理来说根本没资格和她们在一起才对,现在能站在这里,已经是生命的奇迹,没脸没皮的极致。 只不过,自己的想法没有得到实现,塔莫娅的手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的固定着我的脸颊,让我无法转动分毫,只能继续接受那双紫蓝色纯净眸子的审视。 “熊塔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忽地,塔莫娅似乎完全偏离对话般的开口。 “虽然不知道熊塔在梦里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副模样,才会忘掉这么多的事情,虽然也曾经为此担心过,难过过,但是……” 不知为何,塔莫娅忽然顿住了,然后莫名脸红,主动挪移目光,侧着红扑扑的俏脸避开了对视。 然后,她嘴唇轻颤,小声的,目光游离,低下头,结结巴巴的继续说道。 “但是……但是感觉……这样的熊塔,怎么说呢,也……也很帅气,为了大家而拼命努力的姿态……嗯呒,不愧是我们熊人一族的勇士。” 没想到竟然获得了这样的赞誉,真是让我不知道高兴好,还是难过好,笑了笑,带着几分开玩笑的心思,我反问道。 “难道说,以前的我就不努力了?” 啊,说出口以后就后悔了,以前的我何止是不努力,简直就是摸鱼界的楷模,咸鱼乡的标兵好不好。 “当然没有这回事,熊塔一直以来都很努力。”塔莫娅连忙摇着头,重抬目光,那双眸子闪烁坚定色彩,似要以此告诉我她的话有多么认真。 “倒不如说是努力过头了才对,每次每次面对强大的敌人,接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让人担惊受怕。” “只是……只是太遥远了,虽然那时候的熊塔,也在为了大家而拼命努力着,但是离我们太遥远了,无论有多努力,我们都没办法亲眼看到,感受到,真正的去理解熊塔付出了多少。” “现在的熊塔,离我们很近,很真实,你的努力,你付出了多少,甚至……甚至为此牺牲了宝贵的记忆,我都看在了眼里!” 声音越发脆亮,越发激动,终于,那双晶莹闪烁的眸子,流下了一滴滴透明**的泪水。 “为什么……”似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塔莫娅死死低下头了头,只能听到泪水落到她胸口上,发出的滴答滴答声。 “为什么,明明熊塔已经失去了力量,不是么?明明觉得,终于轮到我们,轮到我们保护熊塔,为熊塔付出了,但是为什么,却还是一直是失去力量的熊塔,在努力为我们付出,我们到底有多无能,多依赖熊塔,完全想不明白,每次想到这些,都会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帮熊塔做点什么?只能看着熊塔一点一点的遗忘,一点一点的变老,为什么?!为什么?!!!” “瞧你说的。”这一次,轮到我将塔莫娅的面庞抬起,好软,明明是威风凛凛的武帝大人,脸蛋既然能那么的温暖,柔软。 当然,被我这个普通人轻而易举的,乖巧的任由我将这张英姿勃发而不失柔美的脸蛋抬起来这一点,也是软的不行。 “谁说你们没有为我付出,女孩子的泪水是最宝贵的东西,这些,便已经足够了。” 塔莫娅愣愣看着我,片刻之后,忽然破涕为笑。 “熊塔,这样的哄人语,对我可是无效的哦。” “果然么?”我挠了挠头,不擅长的东西,果然还是不擅长啊。 “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一点**味?” “不,倒不如说……相当的迷人。”注视着塔莫娅梨花带雨的楚楚动人面庞,即便是见惯了莎拉,也不禁瞬间迷醉,反差萌啊反差萌。 “是吗?”塔莫娅灿然一笑,似乎十分满意我的回答,紧接着想起什么,连忙擦脸。 “不许笑我,干脆把刚才的事情忘掉好了。” “抱歉,看来是忘不了了。” “熊塔真是……爱欺负人这一点,唯独没有改变。”擦干净脸的武帝大人,犹自不好意思,有些扭扭捏捏的转动目光,夜色下,俏脸渐渐染上一层动人红晕。 “其实呢……其实……其实熊塔忘记了很多回忆,也并不完全……我是说……虽然很伤心,但是……但是,似乎也可以有利用的地方。” “利用的地方?” “比……比如说……越重要的东西,越难以忘记,不是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所……所以说……如果说熊塔记得……记得比较多……是不是……是不是也意味着在熊塔心目中,越重要……所以说……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只我一个人这么想……自私的……不顾熊塔和大家的感受……这样暗地里的……稍稍的……较劲了一下……能够抽中签也是……明明心里高兴的不得了……想要的不得了……却还要嘴硬……我是不是……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奇怪……越来越虚伪和自私了?” “但是……但是呢……” 脚尖踮起,犹如少女心思般的轻轻旋转,小手背在身后,带着三分羞涩,七分勇气,夜风浮动,恍惚间,宛若身处在那颗传说树下,樱花陡然飘舞间。 “但是呢,就算变得奇怪也好,自私虚伪也好,听到熊塔刚才的话,知道熊塔还记得以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忽地,那一直死死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泪光划落的白皙面庞上,少女的嫣然一笑,带着比月光还要温柔,比樱花还要纯洁的真挚,喜悦。 完全没了以前的威风凛凛姿态,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寻常的,可爱的,**味十足的少女。 这样的塔莫娅,超可爱! “等等,熊塔,让我看一看,你的头发,似乎又白了许多……”细长白皙的五指,在发迹间轻轻梳过,最近的确又多了许多白发没错,但是…… 但是塔莫娅,你把脸凑那么近做什么? 而且,还在不断接近,越来越近,那双紫蓝色的动人眸子,那张羞红绝美的面庞,那湿润柔软的樱唇,在眼中不断放大。 这种气氛,不是害我连“你的头发不也挺白的么”这样的灵光一闪吐槽,都没办法说出口了么? 为什么…… 不由自主的,双臂伸了出去,想要把那具几乎完全靠在自己身上的温软**,轻轻揽住…… 结果抱了个空。 睁开眼,塔莫娅似乎刻意保持距离般,站在数米远的地方,背对着我,假装看风景,虽然看不见脸色,但是从她脸颊上拂过的冰凉夜风,吹到我这儿的时候,似乎还带着淡淡余温。 正当我一脸问号的时候,从山坡下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哥哥……在上面吗?” 哦……原来如此。 有些庆幸,有些失望,我也假装自己在看风景,吹着口哨,和塔莫娅背对着背。 于是,莱娜上来的时候,察觉到的便是这样诡异的一幕。 “原来塔莫娅姐姐也在,抱歉抱歉,看来是打扰到你们赏月了。”莱娜也是聪明人,察觉到这一幕,立刻便猜到了什么,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后悔了。 “没事没事,大家一起赏月也不错。”塔莫娅慌慌忙忙的摇摆双手,说话也是慌不择语,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去,完全就是在欺负莱娜看不到。 但是,我觉得莱娜能察觉到你脸上的温度啊,武帝大人。 我就表现很正常了,不愧是我,活了千年的长者,强,无敌。 “莱娜,身体好些了吗?待我们下去就好,你怎么跑上来了,不怕吹到风着凉么?” “得到月神大人的治疗,身体已经好多了,和正常人相比,也不会逊色了。”莱娜说着,似为了证明一样,摆脱旁人的搀扶,向我摸索着走过来。 “瞧你,就算身体好了些,也不许乱来。”我连忙上前几步,接过莱娜,将她半扶半抱在怀里。 啊啊,这仿佛历经了遥远时光的熟悉幽香,是我的宝贝**没错。 情不自禁的,将莱娜紧紧搂住,**着那头雪白柔顺的秀发,埋首其中,内心感动之极。 和莱娜的再次相遇,到是并没有相隔千年之久,尤其是女孩们发现了我渐渐遗忘的毛病以后,琳娅更是毅然以换班的名义,时不时让莱娜过来陪我几天。 但是,莱娜的体质虚弱,就算有保护装置也无法频繁承受地狱传送,所以,距离上一次见到莱娜,还是足足相隔了……嗯,十多天。
上一章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