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新唐遗玉

第三九七章 舍得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2-03-15  作者:三月果
 
第三九七章舍得 品书网第三九七章舍得 (抓虫) 李泰忙了一日,傍晚回到芙蓉园,回房没见到遗玉,只有平卉一个人在整理柜里的衣裳。品书网 阿生看了看李泰脸色,问道:“太子妃在何处?” “去芳林苑看小郡主了。” 李泰衣裳都没换,便转身去了芳林苑。 主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院子,暖阁门外不知为何不见侍女,掀了帘子,阿生守在外头,李泰进去,听到里面低语,来到内室门外,隔着一层纱帘往里看,就见大的抱着小的睡在软榻上,盖着一层松软的被子,遗玉低头在睡着孩子额头wěn了wěn,声音里带着一丝哭音。 只…母妃对不起你。” 李泰拨开帘子走了进去,这动静惊动了遗玉,仰头见是他来,赶忙压下头去拭了拭面,才轻将小雨点放下,坐起来。 “你回来啦。” 泰liáo了袍子在对面的茶桌边坐下,一臂放在桌上,看着她。 遗玉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就掀了被子,给小雨点捂好,走下软榻,到桌边给他倒茶,找着话说,眼睛却不看他。 “白天平阳公主来过。” “嗯。” “今天园子外面来犴访的人太多,帖子门房都放不下了,你不在,我身子不便见客,就把他们晾着了。” “嗯。” “累吗,是先用晚膳还是先歇一会儿?” 李泰喝了茶,将目光从她脸上收回来,站起身向外走。 “先用膳吧。” 夜里,遗玉坐在妆镜前梳着头发,回头打量着正靠在床头看书的李泰,一不留计,就痴了去,抓着一缕头发,直到胳膊麻了才将梳子放下。 她走áng边坐下,去抽他的书“别看了,咱们说说话。” 李泰松手让她把书拿开,侧身护着她上了床,两人并肩靠在床头,李泰背后垫了两只软枕,遗玉则挨着他。 “今天平阳公主和我提起了长孙皇后,说她敬佩长孙皇后为人,你儿时在宫里住,对长孙皇后有印象吗?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是个聪明人”李泰将被子拉到她胸前,有意无意地添了一句“比你聪明。” 遗玉笑道:“长孙皇后贤明远播,是流芳史册上的人物,我比她不如自是当然。” 李泰握了握她的肩膀“你也会是个好皇后。” 遗玉向他怀里靠了靠,没接话。 李泰在被子下面握住了她的手“父皇为满贞观二十年,明年二月退位,我六月举大典,玉将朝堂搬往大明宫,你以为如何?” “这些事,你做主就是。”遗玉交握住他的手掌,轻轻摩挲着他修长的指骨,忽然道:“殿下,你我是几年相识的?” “壬辰年二月,在蜀中。” “至今也有十四个年头了吧。” “嗯。” 回头细数,才发现这一路坎坷,竟已走过了十多年。 “贞观十二年四月大婚,十四年六月我生下小雨点,转眼咱们的女儿都五岁了,当初我一心想要帮大哥报仇,现在皇上立诏退位,你就要做皇帝,我也终于见到了大哥,争了这么些年,尘埃落定时,一夜之间就没了追求,我这心里头空落落的。 李泰道:“那就不要什么追求,安心地陪在我身边。” 遗玉轻笑“人啊,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李泰揉了揉她的发顶“早些睡吧。” 玉把脸埋进他胸前,抱着他的腰,嘴唇开阖,无声地说了句什么。 李泰又捡起了床头掉落的书本,翻到刚才那一页继续看,不知过了多久,胸前的呼吸稳了,他才放下书,动了动肩膀,让她的脑袋鼻落到他臂弯,露出睡脸。 低叹一声,他曲指将她眼角擦干,文细细wěn了她圆润的额头,一挥袖,将蜡烛拂灭,室内陷入一片昏暗。 早晨,遗玉侧卧在床上,枕着手臂,隔着半层纱帐,静静地望着正在戴冠披衣的李泰,眼中闪着些莫名的东西。 等他穿戴好,才温声唤了一句:“殿下。” 李泰将袖口折好,走áng边“睡吧,还早。” “”遗玉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什么?” 李泰弯腰,刚低下头,就被她伸手勾住了脖子使劲拉下去,他反应极快,两手撑在她脸侧,下一刻便有一团温软的东西紧紧贴上他嘴唇。 这一wěn是李泰从没见过的热情,前半段他微微失神,反应过来,便占据了主导,也不理身后还有服侍的丫鬟,便扳住了她热乎乎的脑袋,更加汹涌地回wěn了过去。 一wěn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额头相抵,李泰留恋地轻添着她的唇角,哑声道:“晚上” “吾晃” 听她沙沙地说出两字,李泰心口一颤,忍不住重重咬了她的嘴唇,听她细哼出声,撑在她头顶的拳头握紧,骨节泛白,才抑制住某种冲动,蹭了蹭她冒汗的鼻尖,低语道。 “下朝就回来,等我。”遗玉捧着他的脸,两手微微发颤,李泰会意的闭上眼睛,感觉她的wěn轻轻落在双目,却看不见她这一刻虔诚无比的脸。 今天出奇的冷,阿生没有驾车,同李泰一起坐在马车里,马车没有驶远,就停在朱雀东大街的路边上。 能感觉到李泰今日不同以往的沉闷,少说有半个时辰过去了,阿生局促地动了动腿,轻咳一声,道:“主子,您其实该和太子妃说清楚,就算她去了红庄,也未必就能逃过这一劫,属下知道您瞒着她这几年,是不想让她担心,但这毕竟是关乎太子妃的事,让她从别人口中听说,再添油加醋的,少不了要误会您一片苦心。 “她不会。”不会走,更不会误会他,这么多年,若她还不能全心全意地信任他,那未免让他失望。 他是个贪心之人,一直都在等她毫无保留的信任,若她不能给,哪怕她逃过这一劫,将来皇位之上,生性多疑的她只怕会同自己渐行渐远。 只要她肯给,不管前路如何,哪怕身为帝王,他也誓将穷其一生去尊重她,保护她,纵容她,宠爱她,并且给予她同等的信任。 阿生听着李泰焉定的语气,忍不住脱口道:“这可说不定,太子妃将卢大公子看的极重,大公子开口,没准太子妃误会了您,就跟着他走了。” 一股寒气迎面扑来,阿生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暗骂自己嘴贱。 “她不会走。” 嘴上这么肯定,那干嘛不上朝,大冷天杵在这路边上等着消息,还不是怕人跑了,阿生悄悄腹诽,却没敢把这话说出来。 街上突然响起了马蹄声,就在他们车边停下,阿生嗖地坐直了身牟,咽了下嗓子尖的唾沫,拨开一角车帘,问外面:“什么事。” 这时候跑过来,千万别说是太子妃走了。 “启禀太子,太子妃坐车离开芙蓉园,往城南去了。” 看着李泰黑下来的脸,阿生简直想哭,他揣着一丝希望,追问道:“太子妃带了侍女吗?”“只有一名车夫,还带了几包细软。”完了完了,没带上平彤平卉,还拿了细软,这分明是要走! 阿生瞅着李泰紧绷的快要僵掉的下巴,想到他堂堂的一朝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就这么被一个女人一声不吭地遗弃了,突然觉得他有几分可怜。 正想要说几句话安慰,就听见李泰冷的掉渣的命令声:“给我追!”城南卢智又看了一眼停在边上的马车,放下窗帘,笑容从眼角漾开,liáo了车帘,伸手扶遗玉上来。 遗玉在他身边坐下,摘下冒兜,呼了一口哈气,疲倦道:“有些东西在车上,大哥让人拿过来吧。” “不留。”卢智唤了一声,粘了一撮胡须扮成马夫的楚不留便撂了缰绳,跳下车麻利地将遗玉带来的两只包裹都拎了回来,放在车内一边的空位上。 马车调了头,丢下空空如也的那一辆,车行缓缓,不多会儿,就出了南门。 长安城外,一条平坦的官道上,一纵快马疾驰,为首者一袭银裘,宽大的衣摆,在阵阵萧瑟的北风中上下翻飞,呼呼作响,划出一道又一道银光。 一辆马车就在不远处缓慢行驶着,悠悠然不知后方正有人策马追赶。 “停下!” 马车猛然受阻,在路边被人拦下,车内,遗玉身子摇晃了一下,又坐了回去,耳朵动了动,身侧的车帘便被人从外面扯开来,一阵风扑进来,将她脸上未干的泪痕吹得刺痛,鼻尖嗅到一些冷香,她打了个突,转过头,就看见一张阴测测的俊脸:“谁给你的胆子跑。” 遗玉这辈子还没见过李泰对她这般凶神恶煞的样子,唯唯诺诺地望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下来。” 看着他抓过来的手,遗玉摇着头下意识地就往车里缩,看见她这动作,李泰脑子里最后一根弦也崩掉,抽的他生疼生疼,深吸了口气,压住了各种悲愤,握住车门,好声好气道:“你下来,跟我回去,什么都好说,你不想做皇后,我便陪你去红庄,总之到头这江山也要传给别人,这皇位不要也罢,乖,你下来。” 遗玉眼睛忽闪了两下,看着李泰委曲求全的模样,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嘴角动了几动,没能忍住,噗地一声便笑了出来,心口又sū又麻又烧的快要化开,她擦着哭出来的眼泪,紧紧抓住了李泰的手,又哭又笑道:“我没有要娄,你这傻子,大哥说的没错” 李泰抓牢了她的手,目光一晃,这才迟迟发现,车中哪有卢智的人影,只她一个,连包袱都没有见
上一章  |  新唐遗玉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新唐遗玉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