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美姬妖且闲

后续之桃花引(4)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1-11-06  作者:袖唐
 
美姬妖且闲第二卷强强相遇后续之桃花引(4)袖唐 美姬妖且闲 第二卷强强相遇后续之桃花引(4) “呵”宁温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知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扶风,你方才说的那些话,是出自真心吗?”顾翛拧着眉头,盯着宁温苍白平静的面容。 “什么话?”宁温偏了偏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顾翛哼道,“你知道我的意思莫要逃避,你说让我娶妻生子,是出自你的真心?你当真这么希望?” 静了一会儿,荷塘中的馨香随风飘散过来,似有若无的勾引着人的嗅觉。 顾翛没有催促,宁温依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似是黑羽翎一般,在眼睑下投了一片阴影,久久才道,“是,也不是。” 顾翛不解的看着他。 宁温没有睁眼,却似乎是能感受到顾翛的情绪一般,“我明白你的情意。但辄浅,我比你大十余岁,纵使不得这个咯血之症,也是要死在你前头许多年,你若是不娶妻生子,老无所依,每每想及此,我都不由得担忧你,觉得自己造了孽。可眼下,我……是极喜欢你在我身边。” “呵呵,你造的孽还少么?如何就差了我这一件?”顾翛心里高兴,这是宁温头一回明明白白的把心事说出来,告诉他,其实心里是有他的,而且用情并不比他少。 宁温被顾翛问的怔了怔,微微睁开的眼睛中略带着错愕,是啊,他宁温这一辈子造下的孽还少吗?为何他从来没有什么愧疚的心思,偏偏对顾翛是如此呢? 宁温想起顾翛不在时,他心中的孤独,想起顾翛在身边时,那种安心愉悦,想起每每顾翛求欢,他居然并没有太的抗拒,想起每次咯血时,头一件事便是忧心顾翛的以后……一瞬间脑海中浮现的种种,他默然,也许在不知何时起,也已然动了心,只是迟钝的不曾发觉罢了抑或意识上拒绝承认自己居然对一个男人动了心。 “我……我怕是……”温润的声音淡淡飘散的春日的傍晚,没了下文。 顾翛面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愉,修长的手为宁温拉了拉遮盖的衣物,宁温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已经很明白了,终于,他的心不会付诸流水,终究还是有回报的。 “你凡是都在心里闷着,这样对你的病情不好,说出来即便不能解决,也有我与你一起分担。”顾翛唇边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继续道,“你与我处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性子?我对任何事情,从来都是不到最后绝不罢手,况且,你的满腹诡计的阴狠,以天下为棋的气魄,视权利为玩物的淡薄……我心里有你这样一个人,日后谁又能入了我的眼?更逞论入我的心呢?” 宁温眸光复杂,视线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今日我便明着说了吧。你之于我,便是世上的全部,我医术不错,若还是医治不了你,我便去学巫术,若是巫术还救不了你……我断然不会独活。”顾翛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他从来都不会无故放下大话,如今说出这话,是当真觉得如果这世上没了宁温,他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 宁温陡然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顾翛,希望发现一丝丝开玩笑的端倪,却没有分毫。他一直知道顾翛用情极深,却从来没有想过深至此。 “我生来,便拥有许多旁人终其一生可能也无法得到的东西,权利、地位、金钱,家人,甚至拥有一副十分不错的皮囊,流芳百世又不是我所求,说起来,人活到我这等境地,也着实没什么意思。你也知道,拥有这些也不见得是好事,旁人对你,不是迷恋外表便是别有所图,能真心相对者,寥寥可数。”顾翛现在想起来,顾风华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人总是会追求更高,若是顾翛哪一日穷极无聊,说不定真的会谋朝篡位也未可知。 “人生在世,约莫也就是求的这些。”宁温缓缓道。 年纪轻轻就得到这些,若是个纨绔子弟便也罢了,可顾翛不是。 “自遇见你那一刻,我便活了,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对哪一个人死缠烂打、耍赖撒娇,无所不用其极。”说着,顾翛笑了起来。清俊的眉眼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上天不会给一个人一切,这是万物生存的规则。所以我宁愿抛弃所有,只为你。”顾翛声音轻佻,玩笑一般的说道。 所以我宁愿抛弃所有,只为你。 誓言,并非一定要郑重其事才会觉得动人心魄,有时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玩笑,竟也会带着刻骨的情意。 对于这样的情,若是有一天失去了,当真是不可想象的痛。 “扶风,一切都要往好的方向看。”顾翛垂头,在宁温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放宽心,珍惜眼前,便是以后的结局不好,也不会留下遗憾,你说可是?” 宁温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侧身搂住顾翛的腰,“亏我痴长你十余岁,竟是没有你看得通透。” 顾翛哈哈一笑,轻拍着他得背道,“福缘大师都说了,我有慧根,你啊,白瞎了一副飘飘似仙的姿容,整个的凡胎泥身。” 这厢话音方落,腹上陡然一疼,顾翛一愣,才反应过来,原是宁温咬了他一口。 “你,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可使如此下作的手段。”顾翛义正言辞的指责道。 宁温头也不抬的道,“在下是凡胎泥身,还是卑鄙小人,手段下作一些有何不可?” 今日宁温听了顾翛一番话后,颇有些顿悟,他每每忧心自己死后,顾翛老无所依,因此心中觉得亏欠于他,时常彷徨忧心。可是这等事,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分。 两人闹了好一阵子,才消停。 月已东升,清辉满院,两人在水亭上就着月色用了晚膳,宁温看着如水的月光,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籍巫说过的话,他说,皇上,你命中注定有一个咸池劫。 宁温曾一直以为,这个劫是白素,已然成为过去,殊不知竟然应在了后面…… “辄浅”宁温忽然想到一样东西。 顾翛咽了一半的饭噎在嗓子口,费了好大力气才咽下,见宁温神色欢喜,咳了两声才道,“何事喜形于色?” “籍巫曾说我命中有咸池劫,他怕我不能安全渡劫,临终前交给我一样东西,叫做桃花引的,说是服下桃花引,能令两人心脉相通,命数相连。”宁温原本打算在太平城里设下圈套,杀了顾连洲,而后和白素一起服下桃花引。 可后来,事情变故,他的心境也变了,便就把桃花引埋在了母亲郝姬的坟墓里。 “竟有此事?”顾翛脸色一黑,敢情早有预知后事的人准备好了解决方法,只是被某人给忽略了。 桃花引的事情,在宁温的记忆中已然成为了尘埃,在他的潜意识里,也一度不认为男人之间会产生情人的关系,所以更从不曾把咸池劫往他们身上去想,如今看清了自己的心,竟是忽然想起这桩事。 这厢,顾翛正心情愉悦的向宁温兴师问罪,而蜀中的大战,序幕拉开,已然如火如荼。
上一章  |  美姬妖且闲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美姬妖且闲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