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美姬妖且闲

后续之桃花引(5)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1-11-27  作者:袖唐
 
美姬妖且闲第二卷强强相遇后续之桃花引(5)袖唐 美姬妖且闲 第二卷强强相遇后续之桃花引(5) 蜀中这一场仗,正如宁温所料,持续了半载之久。 五十万大军呈包抄之势围拢整个蜀中,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仗,全天下的人都敢断言,拿下蜀中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有几个人,如宁温一样能够料到,这一战居然能持续半年 蜀军的悍勇,和汉中王刘挚的威名随着蜀地权势的倾颓,也渐渐传开来。毕竟,一个妇人,有如此的胆魄和手段,也着实能令人刮目相看了。 这一役,足以令刘挚名垂青史,却也留下了顾风华当政期间最大的败笔,不管言官如何评论,天下人如何看待,在顾风华自己的心里,这一仗打的委实不算漂亮。 五十万大军,对阵二十万军民,是军民,而非纯军队人数,这样的悬殊,居然没有一丝倾轧的快感,反而持续如此之久,最终还不曾活捉刘挚,实在,如顾风华那般追求华丽完美之人,怕是不知道要多堵心。 战争已经收尾,顾翛和宁温也开始准备动身,往太平城去祭奠郝姬,当然,主要是取桃花引。 这样重要的东西,顾翛不放心交给别人去办,但大军围困蜀地,他们也不好冒然离开。 着半年中,宁温的病情经顾翛悉心调理,一直还算稳定,加之他心境也豁然不少,也不曾咯血,但是气虚总是难免。 一切准备就绪,顾翛与宁温一同出山。 两人携手走在山间小径上,看着灵秀的风景,走走歇歇倒也不觉得累。身后跟着的护卫都是顾翛的死士,他们见惯了顾翛冷峻的面容,乍一瞧见他笑语晏晏,还倒是眼花了。 一直以来,在外经营的死士们都知道自家“夫人”是个深居简出男子,他们原也并未放在心上,这世因着过度迷恋脔宠而不娶妇人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心里有时候会好奇,能把自家主公这样的人中之龙迷得七荤八素,那脔宠得生成何等绝色 今日一见,果然了得而且竟然与旁的脔宠不同,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媚色,亦无丝毫女气,一袭白衣,飘然若谪仙,朗朗如玉山上行,容色气度皆与顾翛不相上下,两人站在一起,不管是举止还是气息,都如此和谐,令人只能仰望,无法生出什么龌龊想法。 若非是两人常常有亲昵的小动作,所有人怕都会误以为,他们不过是居于山林的隐士,至交好友而已。 已是傍晚,顾翛下令扎营,一行人在一处小湖旁边落脚,这里背对峭壁,面水,是个极好的防守之地。这里是深山,不会有大队人马出现,所以夜晚只需做好防备即可。 “累不累?”顾翛在湖边生了火,递了一杯水给宁温。 自有顾翛在身边,宁温再没有出现被烫伤的情况,因为但凡是到他手中的水,全部都是温度适宜。 宁温抿了口水,拧眉道,“我又非娇弱妇人,这一点路如何会累着。” “妇人可不娇弱,你看看刘挚,比多少男子都硬气。”顾翛笑着坐在他身边,压低声音道,“这次我们再经过入山时的温泉可好,那里可是我的福地呢” 宁温顿时血气上涌,一向温润的面上带着些恼怒,“你自己去” 顾翛平日里无事,最是喜欢拆破宁温温润的面具,并且乐此不疲。 “我还没问过,你如何猜着这仗得打半载?”顾翛笑着握住宁温的手,与他并肩坐在湖水旁边,看着脚下来来往往的鱼。 宁温睨了他一眼,道,“你当真不知?风华助你逃走之时,你以为能瞒过你父亲呢?连州公子知道此事,虽拿当今皇上没有法子,却必定是因此怨上了,绝对宁死不再为他出谋划策,你啊,若非当局者迷,就是故意装糊涂……顾连州必然是个好父亲吧。” 顾翛扁扁嘴,压住心底的愧疚,笑道,“我知道他是好父亲,我母亲也是好母亲,兄弟也是好兄弟,所以,你今后既要给我做爹妈,又要做兄弟,更要做夫人。” 宁温无声的笑着,就目前这种状况看了,是顾翛在又当爹妈,又做兄弟,还做朋友…… 他们两个,一个是被世道遗弃,一个是遗弃世道。 这厢正气氛正好,顾翛眼看便要吻上了宁温的唇,而宁温也没有拒绝大庭广众的亲昵,却忽而有个护卫大煞风景的跑了过来,站在三丈远处冲顾翛叉手道,“主公,有个受了重伤的剑客倒在湖边,还不曾断气,如何处置?” “杀了。”顾翛冷冷道,周身杀气自然弥散。 “是”剑客领命正要退去,却被宁温唤住。 “过去瞧瞧吧。”宁温起身,拽着不肯起来的顾翛,“我看你成日也无聊的很,便去看个热闹吧。” “谁说我无聊,我那是偷得浮生半日闲。”顾翛嘴上虽这么说,却是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当真准备听宁温的话。 护卫暗暗咋舌,他从自家主公十二岁时追随到现在,共有七年,何曾见过这个冰冷的少年改变过主意 “半日闲?你是偷得浮生一世闲。”宁温嗤道。 宁温今天心里一直不大平静,听见有受伤的剑客,便想过来看看,潜意识里就觉得定然于刘挚有关,许是当初她待他真诚,使得如今总想听一听有关于她得消息,哪怕死讯。纵然当初刘挚的那份关心抵不过权利的万分之一。 两人携手走出十几丈,便隐隐看见湖边伏着一人,那人半跪在地上,青铜剑插在身侧,一手握着满是血迹的剑,人却似是晕了过去,有一只手臂浸在水中,血从手臂扩散,在水里绽开一朵偌大的花。 “他来了多久?”顾翛看着水中血的面积,猜测此人是在他们扎营之后才跑到湖边。 “禀主公,是扎营之后才发现的,他从那边的林子里出来。”护卫指着那名剑客身后的林子。 顾翛道,“把他放平。” 护卫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走近半跪着的剑客,见他似乎真的是昏死过去,才伸手准备将人放平,然而手指刚刚触及他的手臂,入手却是一空。 那剑客宛若猛然闪开身子,举起青铜剑呼呼带风的便朝护卫心口刺来。 墨发散乱,满是血迹面上隐隐露出一只狭长而凌厉的丹凤眼。虽只是一瞬,却教宁温看了清楚,他心头一跳,唤道,“刘挚” 其实宁温并不确定,只是那丹凤眼太熟悉,于是便脱口而出。 那剑客听见宁温的声音,身形一顿,摇摇晃晃的用剑支撑,目光透过凌乱的发,看向宁温,自嘲的嗤笑一声道,“原来,我已经死了,居然还在挣扎” 声音喑哑,却是刘挚无疑。 护卫正打算反扑,见着眼前这等情况,连忙收了手。
上一章  |  美姬妖且闲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美姬妖且闲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