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官榜

5644章公事公办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7-10-27  作者:隐为者
 
“我们正憋着一肚子火,正想要找人发泄,你们几个小警察居然敢跳出来多管闲事,不想干了是吧!” “哪里冒出来的混蛋,居然敢多管我们的闲事!” “怎么,想要闹事是吧?行啊,哥几个最不怕的就是闹事,闹得越大越好。” 跟随着陈阳渠的这群二世祖们纷纷叫嚣起来,每个看过来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戏虐和不屑。 他们会害怕警察?笑话,别说只是眼前最普通的派出所小民警小辅警,即便是千朝市公安局,他们都不知道去过多少次,哪次会怕? “我说,你是哪个局的?”陈阳渠满脸高傲的问道。 “我是110接警警察邢国强,我接到报警说你们涉嫌欺凌一个盲人,现在全都和我回局里一趟。”邢国强面对这群二世祖,神情是愤怒的。 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账,你们现在还不反思悔改,真的是可恶可恨至极。 周小鱼那样文弱可怜的盲人你们都要欺负,还有一点点道德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哦,也就是说,你小子想要带我们回局子里是吧?”陈阳渠眼神玩味的问道。 “不错!”邢国强沉声道。 “既然这样的话…”陈阳渠侧身望向旁边,脸上泛起一抹狞笑说道。 “哥几个,咱们今晚被人摆了一道,变成这样,要是说不能找回场面的话,显得多丢人。” “要不咱们就配合下警察叔叔工作,将事情搞搞大撒,我倒要瞧瞧闹大后警察会不会为咱们主持公道呢。” “行,一切都听陈少的吩咐。” 将事情闹大吗?几个二世祖瞬间就清楚陈阳渠的意思,这分明是想要将杨首政给弄进来。 这样就可以成为上层的隐晦一次试探,想要摸摸如今杨子雄在汉蜀省还能有多少话语权和影响力。 如此的话,他们主动配合就是,反正今晚也都挺憋屈的,想到被苏沐狠狠扇脸的那幕,谁的心情都窝着一把火,来吧,尽情烧个轰轰烈烈。 “没问题,我们可是守法好公民,配合你,前面带路吧。” 陈阳渠昂首挺胸的走出急诊科,其余人亦步亦趋的跟着,邢国强看到这幕,心里非但是没有任何轻松,反而感觉沉甸甸的。 在这个岗位上干了整整快八年了,他不能说是菜鸟,直觉告诉他,这群人应该不简单。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痛快的答应跟自己走?可这样又如何?难道因为他们身份不简单,我就会选择放弃吗? 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头上那枚国徽赋予我的责任和使命,我问心无愧,无所畏惧。 刚才还很喧哗热闹的急诊科顷刻间安静下来。 半个小时后,千朝市凯旋酒店总统套房。 苏沐站在窗边,手里拿着电话,耳边传来华政的声音,“周小鱼那边已经报警,陈阳渠他们竟然主动配合愿意去警局,我想是想要借机生事,这事只是靠着周小鱼的话很显然摆不平。” “陈阳渠的身份,如今公安局那边也已经查出来,这事正处于僵持中,我想千朝市裕华公安分局那边也是够郁闷的,指不定会怎么拿那个叫做邢国强的警察为难。” “苏书记,你说咱们要怎么办?是按兵不动还是强势干预?” “强势干预?” 苏沐微微翘起唇角,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事相信杨书记已经知道,他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 “华政,你真的觉得陈阳渠这样做是想要大闹公安局吗?不,他是另有目的,是想要借机瞧瞧杨书记对汉蜀省的掌控力度还有多强。” “要不是针对杨首政,你觉得他会带着那群人去公安局?他吃饱撑的吗?”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你觉得这事高书记清楚吗?”华政低声问道。 “这个…”苏沐并没有和高培源有过多深的交谈,所以说对这事真的没有很强的发言权。 他淡然说道:“这事我不敢说,但不管有没有高书记的示意,咱们该怎样就怎样,有国法在,谁都不能随意践踏!” “你说的对!苏书记,那咱们明天一起回市里还是怎么样?”华政笑着撇开话题。 “各走各的吧。”苏沐笑着道。 “好!” 这事发展到现在,都在苏沐的掌握中,至于说到周小鱼下面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那就要看情况而定。 苏沐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对所有事情都了若指掌呢,见招拆招即可! 苏沐这样,华政自然更会如此,这事原本就和他没有多少关系,除非是真正涉及到杨家利益,否则只是一个周小鱼,岂能让华政如此上心? 再说他现在即便想要上心都要有所顾虑,毕竟杨子雄的确是要退休,自己也不是什么省内一秘身为了。 有时候这就是最残酷的真相,你做事的规矩你思考问题的角度都和你的身份地位有关。 千朝市裕华区公安分局。 就在所有人都静观其变的时候,这里却是已经闹翻天,原本早就下班休息的局长和副局长们一溜烟的全都跑过来。 换做是别人,你看他们会理会吗? 但现在不理会不行啊,他们都在家里歇着,突然间就接到了一个个电话。 想到每个电话后面代表的人物,他们的心脏就加速狂跳,放下电话后就急忙出现在分局,很快就搞清楚事情真相。 当清楚这事的由来后,他们真想要骂娘。 邢国强你说自己是不是傻?你怎么能将这群二世祖们全都抓进来? 你手里是掌握着些证据不错,但要知道这群人的能量有多强大,你这样做简直就是在给咱们分局找麻烦啊。 会议室中烟雾缭绕,每张面孔上都神情肃穆。 “都说说吧,这事现在怎么处理。”分局局长刘千指扫过全场后沉声说道。 几个副局长对视一眼后,没谁沉默,他们也不敢沉默。 真的要是继续沉默,被刘千指顺势掌控住大局,将陈阳渠他们全都处理掉的话,自己可怎么向刚才打电话求情的人交代。 “刘局长我觉得这事其实是有点小题大做的意思,那个叫做周小鱼的女孩不是没有出事吗?既然没出事,就不必搞得这么复杂。” “我觉得也是,年轻人喝多了有点犯浑,批评教育一番就行。” “这怎么能行?绝对不能因为他们喝了酒,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就能放过,我建议除却批评教育外,每个人还都得罚款,作为给受伤害的补偿。” 听着几个副局长的话,刘千指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冷笑。 真的当我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清楚吗?你们着急忙慌过来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想要为那群二世祖们求情。 可我不答应!作为一个原则性极强,作风硬朗的老警察,刘千指对陈阳渠他们的行为是极为鄙视的,也对眼前几个副局长的做法是引以为耻的。 听听你们说的话,什么叫做没有做成那种事就轻拿轻放?真的要是做成那事,还用像是现在这样讨论吗? 再说你们没有看新闻吗?没有看到这件事已经掀起多大轰动! “我知道闹事的人是陈阳渠,是上面高副书记的儿子,我也清楚和他一起闹事的是一群二世祖们,家里非富即贵。” “我知道这事从落到咱们分局的那刻起就是一块烫手山芋,你们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些我都知道。” “可你们想过没有?就这事咱们真的能轻拿轻放装作无视吗?不要给我说你们没有看到这事的性质有多恶劣!” “现在网上就这事已经闹翻天,想想周小鱼盲女的身份,想想陈阳渠他们这群人的身份已经被人肉出来。” “我请各位再认真仔细的想想现在的舆论氛围,只要是有点小事都能放大,而像是这种摆明没有任何悬念的事,咱们要是真的昧着良心捂盖子,这个责任谁来背负?” “老董,你敢背负吗?还是说老李你愿意背负?” 几个副局长顿时沉默。 他们心知肚明,刘千指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事闹成这样,已经被人肉出来的陈阳渠是绝对不可能说屁事没有就放掉的。 还有陈阳渠你是不是弱智白痴?事情都已经这样,你怎么还敢如此强势,嚣张跋扈的非要跟着邢国强他们回来呢。 你这样做是想要标榜自己的身份有多显赫,是故意想要为难我们吗? “刘局,那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要我说的话…” 刘千指略作沉吟,沉声说道:“公事公办,咱们以前怎么处理的,现在还怎么处理。” “像是这样的事,以前肯定是有先例的。咱们不能说因为陈阳渠他们的身份就偏袒,真要是偏袒,后果不堪设想。” “我想要提醒下各位,咱们如今的龙书记可是磨刀霍霍,谁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任何违反原则的事,谁就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 省政法委书记龙震天吗? 几个副局长想到听到的风声,再想到陈阳渠老爹高培源的身份,心里便都有所判断。 他们都是不傻子,已经清楚这事的参与者,虽然刚才谁也没有主动提出来,可他们都明白冲着陈阳渠动手的人是苏沐。 毕竟苏沐的身份很好调查,现场拍摄的视频又不算模糊,苏沐之外还站着杨首政和杨紫鸢两人,那就肯定会牵扯到杨子雄。 这么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弯弯绕绕极度曲折的事,干脆就公事公办吧。 这样谁也不能说出什么! 哪怕是高培源都不能挑刺!
上一章  |  官榜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官榜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