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官路红颜

第三十五章 自首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4-05-30  作者:江南活水
 
龚志超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涕泗横流、浑身发抖的苏寒,缓缓地从另一边的裤兜里抽出一把匕首,很平静地对苏寒说:“姓苏的,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现在本來就有人命在身,即使我不杀你,你出去了照样难逃一死,但是,对于你这样的垃圾,你早死一天,就可以少祸害别人。< “我明确告诉你吧:我今天來杀你和刘福洋,一是为陈董事长报仇雪恨,让你们早点下地狱;第二,也是为了防止你们两条疯狗再去咬人,尤其是再去祸害我叶鸣兄弟,刚刚我在包厢门口听到你和刘福洋那番阴谋,我就知道我今天來对了:如果我晚來一步,你们就要闹出更大的动静,去威胁叶鸣兄弟了。 “所以,今天你是死定了的,不过,考虑到你今天坦白交代了你和刘福洋杀害苏小红的事情,让琪琪的舅舅佘楚明可以保住一条命,所以,我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死得好看一点,不让你脑袋开花。” 苏寒在听到龚志超最前面一段话时,就知道今天自己绝无幸理,眼睛里流露出绝望至极的神色,当听到最后那一段话之后,他忽然像一条垂死挣扎的恶狼一样,眼睛里喷射出一股凶狠至极的光芒,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一股力气,忽然站起身,将脑袋对准龚志超的胸脯就撞了过去,想要一头将龚志超撞翻,然后伺机逃走。 龚志超见他一头撞过來,正中下怀,便顺手把右手的匕首往他的胸口心脏位置一刺,只听“噗”的一声,那把锋利的匕首借着苏寒扑过來的那一股劲力,一下子刺进了苏寒的心脏。 与此同时,龚志超手腕用力一捅,然后又是一旋,一下子将苏寒的心脏搅烂了。 苏寒只來得及痛苦地哼了一声,便将眼一闭,软软地倒在了龚志超的脚下。 龚志超沒有将匕首从苏寒的胸口抽出來,低下头凝视着匕首插入苏寒的伤口:那里,正有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的凹槽流淌出來,瞬间就在苏寒的尸体下集成了一汪污血…… 大概三四分钟后,龚志超抬起头來,眼睛盯着窗外,遥望了一下远处的几栋高楼,嘴里轻微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手机,拨打了0。 “0吗,我现在报案:我在湘府北路的德雅茶楼9号包厢,杀死了两个人,我现在向公安机关自首,举在杀人现场等你们。” 几分钟后,几辆警车呼啸着來到了“德雅茶楼”,冲进9号包厢,将静静地坐在包厢里等候他们到來的龚志超带走了…… 此时的叶鸣,还被徐立忠扎扎实实地软禁在鹿记隔壁的秘办公室,老老实实地给鹿记清理前两年的一些重要文件,虽然心里如猫抓似的难受,但是却沒有任何办法可以脱困。 为了防止叶鸣得到外面的消息,徐立忠除了沒收叶鸣的手机之外,还不允许他到电脑上上午浏览新闻,以防万一网站里出现了什么金桥集团的坏消息,叶鸣又要吵吵嚷嚷地出去。 因此,这两天叶鸣就像坐牢一样,连放风的时间都沒有,饭也是徐立忠从食堂打过來给他吃,因此,对于昨天下午陈远乔跳楼自杀、陈梦琪昏迷住得了精神分裂症、今天黄昏龚志超杀死苏寒和刘福洋等事情,叶鸣一概不知。 但是,鹿记昨天晚上就从郭广伟那里知道了陈远乔跳楼的事情,因为比较关心陈梦琪,所以,鹿记兼带着问了一下陈梦琪的情况,得知她已经昏倒住,而且醒來后有点神志不清,心里也感到很难过、很沉重,但是,为了不让叶鸣在这种时候出去抛头露面,以免被王皓他们抓住什么把柄,因此,鹿记仍然沒有将陈远乔自杀的事情告诉叶鸣,也沒准备放叶鸣出去。 然而,就在晚上七点,郭广伟忽然向鹿记报告:新冷县那个与叶鸣玩得很好的商人龚志超,在湘府北路一个名叫“德雅茶楼”的茶馆里,用锤子杀死了翔龙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刘福洋,用匕首刺死了市政府办副处长苏寒,估计他是为陈远乔报仇的。 直到此时,鹿记才感到事态有点严重了:事情闹到这一步,陈远乔自杀、陈梦琪发疯、龚志超杀人自首,一旦叶鸣知道在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与他有关的大事,而自己仍然软禁他不放,他肯定会大为恼火,也肯定会对自己这个父亲的一番苦心不理解,他现在本來就对自己有点成见,如果再让他对自己不满,今后他们父子俩就很难相处了。 因此,在思考了片刻之后,鹿记打了一个电话给鹿念紫,让她转告夏楚楚:现在叶鸣的情绪很不稳定,而且陈梦琪也得了精神分裂症,请夏楚楚务必回來一趟,如果可能的话,可以让陈怡也带着小奔奔回天江來一趟,让她们都來劝劝叶鸣,让他不要意气用事。 鹿念紫并不知道鹿记已经与叶鸣相认,听到鹿记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很不解地问:“爸,我弟弟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情绪不稳定,陈梦琪为什么又得了精神分裂症。” 鹿记之所以想要夏楚楚和陈怡回來,一是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叶鸣现在的未婚妻,一个是他原來最爱的女人,也是他孩子的母亲,因此,鹿记想将她们叫回來,让她们陪在他身边,最大限度地缓解他在得知陈远乔已死、龚志超杀人、陈梦琪得了精神分裂症之后,极有可能产生的悲痛和暴怒情绪;二是因为鹿记知道夏楚楚和陈怡都与陈梦琪关系不错,现在陈梦琪得了这样的病,她们回來看一看她,也是題中应有之义。 因此,在听到鹿念紫的疑问后,鹿记并沒有将实情告诉她,只是淡淡地说:“你弟弟沒出什么事,但是,因为陈梦琪的父亲已经自杀,陈梦琪又得了那种病,所以,他的情绪现在很不好,我想让楚楚和陈怡回來陪陪他,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太过于悲伤。”
上一章  |  官路红颜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官路红颜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