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官路红颜

第三十八章 精神病院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5-05-31  作者:江南活水
 
叶鸣听说陈梦琪转院了,忙问:请问陈梦琪小姐转到哪个医院去了,是谁做主转院的” 那个被叶鸣追问的护士长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是陈小姐的朋友,难道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吗,她开始來医院时,是昏厥症状,但是,在从昏厥中醒过來后,就变成了精神分裂症,砸烂了病房的很多设施,所以,她们公司一个姓蒋的负责人,将她转院到黄泥镇的精神病院去了。” 叶鸣听说陈梦琪被转院到精神病院去了,不由大吃一惊:在他想來,陈梦琪之所以忽然精神失常,是因为她本來就患有抑郁症,在遭受了陈远乔自杀的刺激后,才忽然有点神智失常,但是,她不可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疯子”,只要治疗得当,有人开导她、安慰她,再吃一点治疗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的药,她应该就会很快好转。 但是,如果将她送进精神病院,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叶鸣曾经去精神病院看望过一个高中同学,看到过那些精神病院的医生和护士是怎么制服和约束精神病人的:病人一进去,先捆绑起來,强行注射药物,如果病人反抗,还有医护人员会对病人拳打脚踢。 而且,一个人一旦进入精神病院,每天与那些神神叨叨、疯疯癫癫的病人在一起生活,即使沒有病的,也会被憋出病來,更何况,陈梦琪身子这么娇怯,胆子也很小,一旦进入精神病院,且不说会不会受到其他精神病人的欺负,就是看到那样的情境,估计她都会受不了…… 想至此,叶鸣赶紧问清了黄泥镇精神病院的地址,心急火燎地驱车往那边赶去。 孰料,当叶鸣赶到黄泥镇精神病院大门口时,却被守门的人拦住了,不放他进去,并问他想要探望谁,跟患者是什么关系。 叶鸣忙耐心地跟那个看门的解释:自己要看的病人名叫陈梦琪,是个女孩子,他是陈梦琪的朋友,想进去看看陈梦琪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那个看门人听说他是患者的朋友,便很不耐烦地摇摇手说:“我们这里有规矩:除了病人的直系亲属或者监护人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探视病人,以免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你还是快走吧,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叶鸣此时内心烦躁异常,但想想这可能真是精神病院的规矩,只好耐心地解释说:“同志,我今天要探视的病人,虽然和我沒有血缘关系,但她是我原來的女朋友,现在与我就像亲兄妹一般,她现在沒有直系亲属在省城,所以,我就是她的监护人,麻烦你开一下门,让我进去看看她。” 那个门卫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翻看了一下《病人住院登记簿》,找到“陈梦琪”的名字,然后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叶,名叫叶鸣。” 那个门卫听说他叫叶鸣,立即将登记簿合拢,大摇其头说:“不对,不对,这本子上登记的陈梦琪的监护人名叫蒋健,是金桥集团的副总经理,你现在说你是陈梦琪的监护人,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快走吧,别在这里啰嗦了。” 叶鸣知道那个蒋健,还多次和他一起喝过酒,手机里也储存了他的号码。 因此,在听到门卫的这句话之后,他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蒋健的电话,想让他赶过來带自己进去看陈梦琪,或者打个电话给医院领导也行,但是,奇怪的是:蒋健却莫名其妙地关机了。 叶鸣挂掉手机,皱眉沉思了一阵,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摸出两百块钱,然后,又从自己的提包里拿出一包黄嘴芙蓉王香烟,一起拿在手里,将烟和钱一起递过去,低声说:“老哥,我真的是陈梦琪的亲属,麻烦你放我进去看她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那个门卫见他将一包烟递过來,下面还有两张百元钞票,眼睛里立即露出贪婪的光芒,也不说什么客气推辞的话,一把就将钱和烟抓过去,脸上立即堆出了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地上后:“先生,麻烦你在这里登记一下,我立即打开门,放你进去,这个登记簿上写着陈梦琪小姐的病室是一栋106号房,不过,在那个一楼的走廊上,也有一道铁门,有人看守着,一般不会放人进去探望病人,但是,你先生是个灵泛人,应该是有办法的。” 然后,他便拿起遥控器,开启了大门,放叶鸣的车子进去了。 叶鸣将车子停在精神病院的大院里,然后步行找到了住院楼一栋。 在前往一栋住院楼的时候,叶鸣看到一些症状较轻的精神病人,正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放风,他们之中,有的坐在草坪上,仰着头像个哲学家一样沉思默想;有的甩手甩脚地在草坪和水泥路上急急地行走,好像要去赶赴什么重要的约会;有的在那里低着头不住嘴地唠唠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有的在那里拍手大笑,有的在那里追逐吵闹…… 叶鸣看到这些病人的样子,心里沉重地叹息了一声,心想琪琪要是在这样疯疯癫癫的地方呆上几个月,只怕真的会变成一个疯子了。 正在他低头叹息的时候,冷不防听到前面传來一声大喝:“站住,來将通名,本将军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叶鸣被这一声吆喝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条纹病号服的中年男子“横刀立马”站在自己一米远的地方,双脚扎成马步,头上包着一块破抹布,手里举着一把不知从哪里弄來的破扫帚,,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刀”,只见他“大刀”高举、目射寒光,看上去倒也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叶鸣知道这肯定是一个有幻想症的精神病患者,估计在发病前还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至少看过很多演义小说,还记得那些演义小说里面的对白和台词。 好像是为了要证明叶鸣的猜测似的,只听对面的“大将军”又将手里的扫帚一挥,用宏亮的嗓门大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你若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本将军只管杀來不管埋。”
上一章  |  官路红颜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官路红颜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