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网游之剑刃舞者

第二千五百零八章,春香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6-08  作者:不是闻人
 
“神棍,你刚才干嘛了?”离开地下实验室的路上,狄李思纳闷着问道、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没有干嘛。就是看那些人研究得那么辛苦,稍微给了他们一点儿提示而已,估计这两天,他们就能研究出来非常强效的肉体增强剂,以后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狄李思立刻便露出了一脸狐疑之色,“你会这么好心?!” “怎么不呢?”林铮神色揶揄地说道,“机械降神可是个找死的计划,早点儿让计划完成,也能让皇帝早点儿去死嘛!” “但是主人!万一这研究成果给埃文森那些家伙拿走了呢?”四娘有些担心地说道。 但林铮却笑道:“他们要是能拿走的话,我不知道多高兴呢!” 听林铮这么一说,就算是狄李思这个小笨蛋也已经明白了,果然神棍这家伙就没安好心,他给那些研究人员的提示的东西,只怕副作用不小呢! 离开了地下通道,林铮神识一扫,一下便感应到了春香的气息,而后直接便瞬间移动了过去,反正,就春香的实力,还没办法察觉到空间波动。 这一到春香的房间,林铮几个顿时便有些瞪眼!放眼望去,屋里面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砸得稀巴烂,墙壁上,衣柜等家具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斩痕,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经历过一场凶恶的大战! 看着着一片狼藉,林铮心下也是一阵咋舌。果然性格这种东西,就是没办法那么简单地矫正掉啊!在新月号那充满了友谊与欢乐的环境中,春香可以一直保持着那种阳光活泼的性格,或许,那才是她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吧!而一回到这个令她感到厌恶的环境,她以往的性格就很难再压抑下去了,看看这房间,整得跟六国大战是的。 狄李思正要发出惊呼,林铮伸出手指便堵住了这小笨蛋的嘴巴,结果狄李思气愤地张嘴便是一咬,差点儿没让林铮惨叫出来!这小笨蛋不愧是一条笨鱼啊!绝对是用鱼钩都能钓上来的笨蛋! 就在林铮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春香忽然便翻过了身,香汗淋漓的脸上贴着一缕缕产长发,看上去颇为妩媚。茫然地盯着华丽的天花板一阵之后,两行清泪这就从春香眼角滑落了下去。 “妈妈——!”春香充满眷恋地一声呢喃,“你到底在哪儿啊!?” 想起了温柔的妈妈,春香顿时便不争气地抽噎了起来,这样的日子,她已经受够了!曾经憧憬的父亲,只是一个人渣,外人眼中鲜亮的皇室,也只是个藏污纳垢的粪坑。这样的皇室,这样的家庭,不是她从小所渴望的童话生活,而是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果有妈妈在的话,就算是梦魇,她也还能支持下去,可是现在,她连妈妈都见不到了,以那个人渣的性格,她都不敢去想象妈妈的情况,或许,她这辈子已经无法再见到妈妈了! 看着抽噎中的春香,狄李思咬着林铮的嘴巴这就松开了,总的来说,狄李思还是挺心软的,毕竟岁数还小,看到春香这种模样,心里便感觉有些酸酸的。回过头,这就伸手拽了拽林铮的衣领,他不喜欢看到这种凄惨的场面,反正现在也已经弄清楚了春香背后的关系,也就没有必要再让她留在这里了,看她伤心的。 林铮眉头微微一皱,虽说让春香回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是这时候贸然地把春香带走,只会暴露出来他们的意图而已,万一让皇帝和埃文森那些家伙有了防备,行动起来可就麻烦多了! 就在林铮琢磨着要怎么解决春香的问题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让林铮猛地回过神来。 敲门声连续响了两下,春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坐起后,抓起床上的衣服便往自己脸上糊了起来。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后,春香这才喊道:“请进!” 话音一落,门便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正是将春香领回皇宫的老管家哈博。一看到来人是哈博,春香的神情顿时便轻松了不少,而哈博在看到屋内的一片狼藉之后,却是苦涩地叹了口气。 “哈博爷爷,有什么事?” 听到春香的话,哈博这就朝她望了过去,继而走了上前,从胸前的口袋拿出来洁白的手巾,擦拭了起了春香的眼角。在春香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手巾之后,哈博忽然说道:“公主殿下,您还是走吧!” 春香身体微微一顿,随即一边擦着眼角,一边说道:“谢谢哈博爷爷,但是不行,我要是就这么走了,不就是抛弃了妈妈么?” “殿下!”哈博满眼心疼地按住了春香的肩膀,“您的母亲,很可能已经不在了,您就算再勉强下去,也不一定能够看到希望!” 春香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一次滑落了下来,然而,在擦了下眼泪之后,春香却摇起头,说道:“就算只有微小的希望,我也要留下来!” “这不值得啊殿下!” 但春香依然摇头,“这是我作为一个女儿,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不管希望有多渺茫都好,总归是有希望,而我要是一走了之,那么妈妈就连这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说话间,春香已经泪流满面,忽然她抬起头,望着哈博道:“哈博爷爷,我已经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东西,只有妈妈,还是属于我的,永远都是属于我的,要是连妈妈都没有了,那我就算离开了这里,又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哈博被春香说得便是一愣,凝视着她那坚定而绝望双眸片刻,哈博终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拳头紧握地低喝道:“当初你们就不该来到这里!!” 春香露出了凄婉的笑容,轻轻说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不过,来了也好,来过了,下辈子就不会再对这里有任何的牵挂了!” “殿下——!!”哈博心疼地看着春香,从春香来到这里,就一直都是他在照顾的,十年的时间啊!从一个顽皮的丫头,成长为现在亭亭玉立的少女,哈博为她倾注多少的感情,在他心目中,春香和自己的孙女就没什么两样,如今看到春香心死如灰,哈博简直心如刀割! 抹了一把眼泪,春香机械地对哈博微笑道:“哈博爷爷!那个人让您过来做什么?” 哈博痛苦地紧闭上双眼,始终不愿意说出他的来意。但春香见状,却径自从床上站了起来,“是史塔尔公爵家里来人了吧!”说着,春香便走到了化妆台前,随手抓起一块镜子碎片放好后,就这么对着那碎片梳妆了起来。 哈博抓住了她手中的梳子,无言地替她梳理了起来,乱糟糟的一头棕发经过哈博的整理,转眼便恢复了柔顺的外形。看着碎片映照出来的自己,春香脸上露出来一抹干枯的笑容,起身便对哈博说道:“谢谢哈博爷爷!”说完,这就盈盈地走出了房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哈博两颗老泪便涌了出来,回过神后,连忙擦了擦眼睛,这才追着春香一块小跑着离开。 “啪嗒——”两颗晶莹的明珠,忽然掉落在房间中,林铮一低头,便看到狄李思两眼的泪珠子不断地涌出来,最后化成了一颗颗明珠,掉在地面上。 四娘也发出了一声抽噎,带着鼻音说道:“主人!春香也太可怜了!”一直安静不语的伊比丝,下意识地便抓紧了林铮的衣襟,对她来说,主人的重要性,就和白丽之于春香一样,她无法想象,要是自己等不到主人回到身边,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神棍——!”狄李思有些气愤地叫道,“春香都变成这样了,你就不能把她带回去么?!” 闻言,才安抚伊比丝和四娘的林铮,这就按住了狄李思的脑袋,“带走她容易,但是那样一来的话,我们之前所做的事情,就全都白费了!” “这种时候了,还要考虑那么多吗?!” 听着狄李思言语中的一丝怨念,林铮不由得叹了口气,“并不是随便把人给带走,就是对春香最好的狄李思,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她,已经对新月号上的大家充满了负罪感,假如说,因为救了她,又把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你猜她知道了,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狄李思听得一阵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神棍这家伙说的,的确很对!春香的性子其实非常偏执,这个从她陷入幻境时的表现就能知道了,如果让他背负上更多的负罪感,她一定会死钻牛角尖的,以后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回到新月号上,那样的话,他们该怎么和菲娜交代啊! 眼看着狄李思郁闷地鼓起脸,林铮这就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别操心了!会有办法的!至少春香也不会轻易地去寻死,毕竟她对白丽的执念,你们也是听到了的!” “可是春香就要嫁给那个什么公爵的儿子了!”四娘还是难以平静,“那个皇后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样子,她给春香挑的老公,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 “就是!就是!”狄李思一阵附和,可算是找到重点了! 这小笨蛋,你是为了挑刺而挑刺的吗?!看着连连点头的狄李思,林铮便有些哭笑不得,“结婚这种事儿,怎么可能是一两天就完成的事儿,更别说是臭规矩最多的皇家!”说着,林铮便拍了下狄李思的脑袋瓜子,在狄李思不满地嚷嚷时,这就笑道:“好了,都安静点儿,咱们跟过去看看再说!” 神识一扫,在捕捉到了春香的气息之后,林铮便直接瞬间移动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他么便从春香的房间,来到了皇宫的大厅中。 才来到大厅中,林铮他们便听到了一阵憨笑声,循声望去,顿时便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们早就预料到,那个恶毒皇后,只怕不可能给春香安排什么像样的婚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结果竟然会如此的不堪! 映入林铮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相当憨厚的男人,三十岁左右的光景,身上穿着华贵的礼服,一看就不是什么平凡出生的人家!而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名发鬓颁白的半老男人,他的个子很是挺拔,虽然穿着显得有些朴素,但身上的气质却很是非凡,基本上用不着猜便能知道,那定然便是那个史塔尔公爵!这样一来,那个憨厚的男人只能是史塔尔公爵的长子了! 好吧!“憨厚”只是客气点儿的说法,直观来说的话,这就是个白痴。史塔尔公爵满眼无奈又带着关切地拉着儿子的手,而他儿子却流着口水,一直对着春香傻笑,因为皇后刚才说了,以后春香就是他的老婆了,他不理解老婆的意义,但皇后告诉他,成了他的老婆后,春香会一直陪他玩,他想要一个一直陪他玩的人! 无奈地叹了口气后,史塔尔公爵对皇帝和皇后说道:“陛下!殿下!瑞克的情况您二位也看到了,这孩子痴愚不通世事,实在不是公主殿下的良配,还请陛下殿下,收回成命,切勿耽误了公主殿下的幸福!” 闻言,皇帝这就笑道:“公爵何出此言,瑞克和孩子可是您的嫡子,论身份地位,和春香也是门当户对,再说这孩子虽然痴愚,但对春香来说却也是一件好事,春香个性要强,容不得伴侣三心二意,和瑞克正是绝配,成婚之后,定能幸福美满一生,何来耽误一说啊?” 而皇后也笑道:“早前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我和陛下便已经征求过春香的意见了,她自己对于这门亲事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很是赞同!不过公爵大人既然担心,不若听听春香自己的意见,是吧,春香!?” 在皇后那带着快意的怨毒眼神中,春香却一点儿不为所动,她的心都已经死了,嫁给谁,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皇后话音刚落,春香便机械地对着史塔尔公爵一笑,“公爵大人,春香对这门亲事并没有什么意见,能与瑞克哥哥结为夫妇,也是春香的荣幸!” 春香的反应让皇后感到一阵不痛快,但还是对史塔尔公爵笑道:“公爵大人听到了,这孩子可是非常期待呢!” “那就这么定下来吧!”皇帝这就敲定了春香和傻子瑞克的婚事,面带微笑地对史塔尔公爵说道:“我看过了,三天后正是个婚嫁的好日子,择日不如撞日,婚期就定在三天后好了!” “这么快?!”史塔尔公爵大吃一惊,就算明知道皇帝夫妇不待见春香,但不管怎么说,春香都是一个公主,按照公主出嫁的礼仪,三天的时间是绝对不够的! “毕竟良辰吉日难得!”皇帝一脸笑意地说道,“不然公爵以为哪天比较好呢?” 迎着皇帝那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史塔尔公爵到底只能低下头道:“那就以陛下的意思来操办吧!” “如此甚好!”皇帝点了点头,“那么,婚礼的事情,就交给公爵操办了,说起来,我国也有好长时间没有什么喜事了,这次可得办得盛大一点儿才行,婚礼所需用度,公爵可以向财政官支取!” “是!陛下!”史塔尔公爵躬身应道,“那么陛下,婚期紧张,老臣还得加紧时间准备才行,这就告退了!” “恩!辛苦公爵了!” 目送公爵离开之后,皇后转过头便对春香说道:“婚期在即,这几天你还需认真抓紧新娘学习才行,了解了吗春香?” “是!春香明白了!”春香微微躬身。 看着春香离去的背影,皇后眼中兀自有些不解气,忽然,皇后转过头便对皇帝道:“陛下,白丽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儿呢?” 然而话音刚落,皇帝却凶狠地瞪了她一眼,吓得她猛地便是一颤,冷哼了一声后,皇帝这才说道:“不该你知道的就别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吗?!” 皇后慌忙跪倒在地上,低下头喊道:“请陛下恕罪!” “听好了皇后!”皇帝冷眼说道,“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完成春香的婚礼,堵住那些记者的嘴巴,所以了,你最好不要再给我横生枝节,不然出了什么纰漏,我饶不了!哼——!” 哼——! 出了皇宫,狄李思立刻便忿忿地哼了一声,“真是个混账王八蛋,不对,是两个!” “那个皇后太讨厌了!”四娘满腔怨念地说道,“我讨厌她!” “不过那个史塔尔看着倒是个不错的人呢!”狄李思话锋一转道,“就是可惜了,儿子竟然是个傻子,看样子他过得也是很辛苦了呢,明明没有多大岁数,头发都已经发白了!” “有那么一个要操心的儿子,给谁都得愁白了头啊!”林铮有些感叹地说道。 “那春香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呢?” 闻言,狄李思这就一脸愁容地说道:“那个公爵看着就感觉很可怜的样子的,现在好不容易能给傻子儿子找到个好老婆,可我们又要把春香给带走,那样一来的话,他不是太可怜了嘛?” “你这同情心也泛滥得过头了吧?!”林铮有些好笑地说道。 “什么同情心泛滥?!”狄李思瞪了林铮一眼,“不过那老头子人还不错,感觉咱们要是坑了他的话,有些不地道而已!” “这个倒是真的!”要说这次的婚事,最无辜的就是史塔尔父子俩了,这要他们不是个东西也就算了,偏偏老头子看上去人还不错,要是再把他们坑上一次,的确就像狄李思所说的,太不地道了! “走吧!” “上哪儿呢?” “史塔尔公爵那儿!” 天才一秒:m.
上一章  |  网游之剑刃舞者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网游之剑刃舞者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