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贞观大闲人

第九百五十七章 设计埋雷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5-07  作者:贼眉鼠眼
 
    李素对倭国了解不多,对他们的语言了解更少,上辈子能流传到中国来的影视剧里,他只看过几部动画片,剩下就是一些见不得人的片子了,记忆犹新的便是动画片里那种怪异的将主谓宾语法一通乱排的说话方式,那时的李素还在奇怪,难道倭国人的脑子结构长歪了,为何这种乱七八糟的说话方式居然还那么受欢迎。     今日用在道昭的身上,李素赫然发觉,自己似乎被他当成了神经病,要不是有着大唐县公的身份,道昭很可能会暴起身形给他来一记鞭腿。     “李县公足下,咱们用正常的方式说话,交流,可以吗?贫僧恳求您了!”道昭实在有些累了,心累。     李素点头,幽幽地道:“虽然被如此要求的我,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想到高僧君的守护和坚持,还是”     话没说完,道昭忽然咬着牙打断了他:“李县公足下!”     没过足戏瘾的李素悻悻地瞥了他一眼。     若非李治开了口,要自己对遣唐使客气一点,今日早把这只猢狲踹出门外了。     “说正事吧,高僧想要我大唐农学的改良稻种,这事我早跟你说过,找我没用,如今的农学少监是李义府,他才是管事的。”李素开始踢皮球。     道昭叹道:“李县公何必瞒我?虽然我来长安的日子不长,可大唐朝堂的大致情势贫僧还是刻意打听过的,农学如今未设监正,当家作主的确实是少监李义府足下,可他早已是李县公门下的辅臣,用你们大唐的话来说,李县公您是他的靠山,贫僧对稻种有所求,直接找您是最有效的。”     李素摇头道:“这个我恐怕不能答应你。”     道昭急道:“为何?大和国从未得罪过大唐,并且一直奉大唐为宗主,大唐对藩属国向来有求必应,当初在新罗国时,李县公随口一句话,便将两万套兵器盔甲赠给了新罗女王,同样是藩属国,为何我大和国却不得大唐另眼垂青?”     李素冷笑:“宗主不是孙子,‘宗主’的意思是,我们想给谁就给谁,我们若不给,你们来抢来偷试试?至于改良的稻种,我们大唐自己还未推广普及,没道理这么早就把它送给别人,它很珍贵,不能随便乱给,所以,高僧你最好还是死心吧,大唐不会答应你的。”     道昭无比失望,表情呆滞了。     李素淡淡道:“看在两颗东珠的面子上,我再教诲你几句,一个国家若想要变强,想要让国库富裕,百姓富足,其途径并不是到处去乞求别人的赠予,而是自强,如果你们曾经真诚地研究过我们中原的圣贤典籍的话,一定会发现圣贤有许多关于自强的教诲,早在春秋时,有一本名叫易经的上便明确说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你看,一千多年前,圣贤便教育我们,应该自强刚毅”     见道昭仍失望地不发一语,李素接着补充道:“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听好了,知识点来了,尤其是你们倭国人更应该记住的知识点,那就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厚德’懂吗?就是做人要有节操,想学东西就老老实实拿出求学的态度,别人愿意教你,你便好好学,别人若不愿教,你要反省自己是不是做人有问题,而不是像贼一样去惦记别人家的好东西。”     道昭的表情由失望渐渐变成了绝望。     李素静静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忽然一动,道:“不过,万事皆可变通,你想要稻种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道昭一愣,接着大喜,腿一软便直接跪在地上了:“求李县公赐教!贫僧感激不尽。”     李素摸了摸下巴,沉吟道:“如今我大唐皇帝陛下身子微恙,已将朝堂政事完全交给了太子殿下,这事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道昭小鸡啄米状,萌萌哒。     “所以啊,给不给稻种,乃太子殿下一言而决”     “李县公的意思,是要贫僧去求太子殿下么?”     “不,太子殿下不会答应的,因为我在他面前进言,请殿下千万不要给你们倭国稻种”     道昭:“”     善了个哉的,贫僧好想犯杀戒     李素笑道:“哎呀,我这个人有点分裂嘛,高僧君理解一下,太子殿下虽然不会答应,不过高僧可知如今殿下身边最红的人是谁吗?”     道昭睁大了眼睛:“难道不是您吗?”     “呃,当然是我,我说的是第二红的人,她是一位女子,无官无职,却有吞吐日月之志,经纬天下之能,太子殿下对她的话尤为重视,可谓言听计从,高僧君为何不求求她呢?”     道昭迟疑半晌,吃吃地道:“求这位武姑娘有用吗?”     “有没有用,试试便知,倭国向我大唐求取稻种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外交请求,你在武姑娘面前多说几句好话,说不定她便答应了”李素笑得很神秘。     道昭皱起了眉,神情一阵恍惚。     又一次送走了道昭,李素从怀里掏出那两颗东珠,摇头感慨。     “为了这两颗玩意儿,我耗干了口水,嘴皮子都麻了,怎么总有一种吃了亏的感觉?”李素喃喃自语。     将东珠把玩了一阵后,李素扬声叫来了方老五。     “五叔,前些日我让你派人跟踪那只倭国猢狲的举动,这两天他在长安城干了什么?”     方老五笑道:“这只猢狲倒是勤快,从早上跑到天黑,大多是登门拜访朝堂的权贵,包括长孙府,房府,孔府等等,每天便只见他从这家跑到那家,咱们的弟兄都快跟断腿了,他还乐此不疲,公爷,这家伙明明是个和尚,他到底想干啥呀?”     李素摇头:“我怎么知道?或许他喜欢交朋友吧。”     方老五嘿嘿道:“还有,这只猢狲忙着拜访长安城的权贵,别的遣唐使也没闲着,有几个人趁夜溜出昌平寺,骑马跑到城郊农学外转悠,常常转悠到快天亮又去,不知他们想干什么”     李素目光闪动,沉吟半晌,缓缓道:“这个道昭长安城后必然会去接触东宫的武氏,五叔你派人盯着他,只要他和武氏有了接触,你便亲自去一趟农学,找李义府,让他假装丢失了改良稻种若干,然后马上将农学的舆论压下,假装无事发生”     方老五疑惑道:“公爷是要针对那位武姑娘么?”     李素叹了口气,道:“未雨绸缪罢了,先埋下这颗雷吧,她若老实安分便罢,若她有谋我之心,我便不客气了。”     “所以,这桩丢失稻种的事要假装发生,然后又要假装被压下,就是为了防备她?将来武姑娘若有针对公爷的异动,这桩事就会被公爷重新翻出来?”     李素赞道:“五叔受了我的熏陶,越来越聪明了”     面色忽然一寒,李素接着道:“做完这些事后,五叔带几个人将那个倭国和尚除掉,一定要制造出意外而亡的假象。这人没安好心,留着终究是个祸害,而且他死以后,丢失稻种之案就变成了死无对证,对咱们更有利,可谓一石二鸟,五叔你佩服我不?”     “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也是。”     第二天,太极宫忽然传出两道旨意。     第一道是人事变动的旨意,不同的是,旨意上将一百二十多位朝臣同时变动了,其中二十多人因涉李承乾谋反案而被拿下大狱,其余的近百人则全数调离长安,赴地方为官。     旨意出宫,颁行天下,长安臣民震惊哗然。     明眼人能看出来,这道旨意说是人事变动,其实根本就是一场大规模的朝堂清洗,而旨意上的一百多人,大多竟是曾经投靠魏王或者已明确表态支持魏王的朝臣,从二品殿侍中到七品主事,但凡与魏王有过密切交集的官员,一个不漏全部调离。     长安朝臣震惊过后,顿时平静下来。     大家已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他这是亲手为李治将来的登基扫清障碍,由此看来,李治的太子之位已经无比稳当了,再联想到长安朝野最近的传闻,李世民身子越来越不行,太医束手无策,而且从东征归来后,李世民并未召集过大朝会,种种迹象表明,这位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天可汗陛下,他的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     如此一来,李世民下这道略显仓促的人事调动旨意的用意,大家便都能理解了。     时日无多,只争朝夕,大唐的朝堂不能乱,为了归拢朝臣之心,震慑那些不安分的臣子,同时最大限度地将曾经李承乾和李泰两位皇子对朝堂的影响力减到最低,方便李治将来登基后朝臣对新君的效忠和归心,这道旨意只能由李世民来下,而且只能选择在这个时候下,早一点或晚一点,都达不到效果。     第二道旨意也颇出人意料。     这是一道杀人的旨意,李世民下旨将城外会昌寺僧人辩机腰斩于市。旨意上只有寥寥数语,这位名叫辩机的和尚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被腰斩,皆无理由。     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不懂也无关紧要。     李素听到这两道圣旨的内容时,他还在家里保持着好吃懒做的本色,舅父李绩派来的家仆将旨意的抄本呈给他,李素仔细研究了半晌,神情不由黯然。     对李世民的感情很复杂,有憎恨也有感激,更有欣赏,或许,感激更多一些,这些年君臣恩怨纠缠,总的来说,终归是恩大于怨,正因为这位君主的广阔胸襟,才会容许李素无数次犯错闯祸,才会不拘一格将李素的官爵升了又升,李素如今能有这般身份地位,与这位传奇天子的胸襟气度和欣赏是分不开的。     如今,这位传奇天子时日无多,一个激昂的壮阔的时代,依稀已见正在缓缓拉上了帷幕,依依不舍地走下历史的舞台。     至于那位辩机和尚被腰斩,李素的内心则毫无波动。     辩机与高阳之私情,李素不想评判是非,既然是自己做下的事,那么,做下之时便应有勇于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     李素同情的只有高阳公主,这位曾经刁蛮活泼的公主,这几年过的日子或许很精彩吧,如今一段轰轰烈烈的私情已落幕,她用怎样的心情来承受陡然发生的变故?     独自坐在家里黯然神伤,李素呆呆地望着院子中间银杏树上的枝桠,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一双柔夷轻轻抚上他的双肩,力度不轻不重地按捏着,耳畔传来许明珠温柔的声音。     “夫君何事伤怀?能跟妾身说说么?”     李素没头,强笑道:“你都没看见我的脸,为何知道我在伤怀?”     许明珠幽幽道:“夫妻多年,夫君的动作神态早已烙进妾身的心里,夫君伤怀时便独自坐在廊下一动不动,只看背影便让妾身觉得心疼,特别的孤单无助”     李素笑道:“果然是夫妻,世上只有你和东阳懂我。”     “夫君究竟怎么了?长安城里又出了什么事吗?”     李素摇头:“没出事,只不过,有一个人已到了该走的时候,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世界告别,而我,心里竟有些不舍,于是独自坐在这里,忆一下当年与他认识后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伤怀怆然”     许明珠迟疑一下,道:“夫君说的,是当今天子么?妾身前些日探望东阳公主时,听她提过此事,东阳公主也很伤心,妾身都陪着她哭了许久呢”     李素沉默片刻,道:“这几日夫人若闲暇时,不妨去道观陪陪她吧,此时此刻,最伤心的人应该是她了,自小母亲亡故,如今父亲也快”     许明珠点头应了,柔声道:“生老病死,本是天意,按佛家的说法,不过是转入了下一个轮罢了,或许,也会被召上天界,位列仙班,毕竟陛下一生为百姓殚精竭虑,将一个千疮百孔的天下治理得井井有条,流离失所的百姓们从此过上了太平日子,夫君,陛下这是积下了大功德呢,一定会上天当神仙的,夫君不必为他伤怀,兴许对陛下来说,下一世的日子比今生更好呢。”     李素失笑道:“你倒是真会安慰人,其实我伤怀的并非人,而是往事,认真说来,陛下待我已经很好了,若换了一个气量胸襟稍微狭窄的君王,如今的我,怕是坟头的草都两尺高了”     许明珠嗔道:“夫君莫咒自己,您是有大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被埋没的,这些年夫君也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每一件都是造福百姓的,夫君也和陛下一样,这一世积下了大功德,将来夫君与妾身百年之后,兴许妾身也能沾沾夫君的光彩,被老天召上天当神仙呢”     李素哈哈大笑,黯然忧郁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反手搂过她的纤腰,笑道:“夫人百年后一定会被老天召上天的,你就是仙女,我呢,这辈子做过好事,也做过坏事,说积下功德未免有些心虚,或许我百年之后,会被老天安排转世,转到一千年以后”     夫妻说着私房话,府中丫鬟快步走来禀报,宫里来人了,陛下召李素觐见。     李素的心顿时一沉,急忙收拾了一番,穿上朝服骑马出门,奔长安城而去。
上一章  |  贞观大闲人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贞观大闲人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