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五行天

第六百九十五章 真正的血修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4-12  作者:方想
丝丝缕缕的黑雾,从艾辉全身各处涌来,源源不断沿着指尖没入佘妤跳动的心脏内。 鲜活的心脏跳动得愈发欢快,它就像一头永远填不饱肚子的怪兽,贪婪地吞噬吸食着每一缕的黑雾。随着吞噬黑雾数量的不断增多,它跳动的声音也在发生变化,变得更加**短促,从“噗噗噗”变成“嘭嘭嘭”,里面就像有一面皮鼓在被**敲响。 艾辉周身缭绕的浓郁黑雾稀薄了许多,他的身体重新**出来。 忽然,艾辉的身体一颤。 佘妤跳动的心脏仿佛受到惊吓,立马停顿住。一个呼吸之后,它开始重新跳动,跳得更加迅捷**,就像一头野兽在争夺自己的食物。 缭绕的黑雾之下,艾辉依然有如雕塑一动不动。裸露的皮肤看上去透着病态的苍白,忽然,一根青筋暴绽凸起。它在**,就像一条小指粗细的黑色蚯蚓正在拼命相办法想从薄薄的皮膜之下钻出来。紧接着一根根血管暴绽凸起,光滑的皮肤转眼间如同沟壑密布,看上去十分可怖。 咔咔咔。 全身的骨头在不断发出**,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死死攥着他。 血管在艾辉全身浮现突显,就连他的脸颊、眼角、脑门,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色“蚯蚓”。艾辉的脸算不上英俊,但是此时却异常丑陋。 他的身体像筛子一样抖个不停,好像有无数怪物,在他的身**奔腾呼啸。 啪,眼睑下的脸颊突然爆裂,就好似被锋利的刀片划过,淡淡的血痕沁出,化作一道纤细的红色血痕。 这一声轻响,如同一个信号。 **,血痕在艾辉的身体上不断出现,好似无数看不见的刀片围绕着他飞舞旋转,切割着他的身体。 纤细的血痕密密麻麻,看上去如同一张红色的蛛网。 艾辉布满细密血痕的脸上浮现痛苦之色,他张大嘴巴,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的眼睛变得浑浊,颜色开始变浅,如同一滩浑浊的黄泥水。黄泥水渐渐变得清澈,像黄宝石一样剔透,杏仁状的瞳孔看上去异常冰冷,让人联想到猫科动物和蛇类。 黑色头发开始**生长,如同肆意蔓延的藤蔓,转眼间就到了腰间。十指指甲同样以肉眼可见速度生长,它们变得如同狼爪一般厚实尖锐,漆黑如墨。 就连佘妤的心脏,也被长出的指甲刺得深深凹下去。它就像个坚韧的气球,尽管被刺得有些变形,但是毫发无损。 金属光泽的液体从密密麻麻纤细的血痕中涌出,沿着他的皮肤蔓延,形成一片片鳞甲。它们闪闪发光,层层叠叠,包裹艾辉全身,就像套着全身的鱼鳞甲。 艾辉的预感往往很准确。 “这可是不传之秘哦。血力对身体就是一种毒,身体对所有的毒都会排斥。可是只要打开这些闸门,所有的排斥都会消失,你的身体就像不设防的城堡,欢迎血力到来,从根本上接受它。如果你没有爆体而亡的话,你就可以成为一位真正的血修!多么令人向往啊!” 翻滚的黑雾逐渐变得稀薄,但是恶毒的话语如同一根根淬毒的箭矢,射向艾辉。 “请不要在意容貌的丑陋,当初我想打造最强悍的**,为什么融合万兽之血?汇集它们的精华和优点。最锋利的爪牙,能洞察万里的眼睛,刀枪不入的皮毛,踏破山岳的脚掌。哦,还有一个剑胎的魂魄。” “多么美妙的画面!” “哦,请不要和那些半吊子血修相提并论。你是真正的血修,你对鲜血无以伦比的渴望,对元力发自内心的憎恨,都足以让他们感到汗颜。” “曾经喜爱的同伴站在你面前和你述说衷肠,可是他们散发的诱人味道,哦,你脑子在想着怎么吃掉他们,你的身体因为即将饱饮鲜血而兴奋战栗。吞噬他们,吞噬他们每一滴血肉,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做好准备了吗?艾辉。” “即将成为一位真正的血修,这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哈哈哈……” 黑雾越来越稀薄,赤瞳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微弱,然而那抹**和暴虐,却始终在风中萦绕。 剑辉之下的艾辉死死盯着赤瞳,直至最后一缕黑雾消散无形,最后一缕话音消失不见。 成为血修吗? 艾辉有些苦涩和茫然,自己居然即将成为一名血修。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后悔吗?他一点都不后悔。不杀掉赤瞳,只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赤瞳为了击溃他的意识,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艾辉的求生欲从来不弱,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活下去,他也一定会抗争到底。可是,如果涉及同伴的安危,他却不惧死亡。 从蛮荒,他就在生死边缘挣扎。 对生渴望,对死坦然。 命运是如此荒谬,自己竟然要成为一名血修,自己仇恨了这么多年、一直与之战斗的血修。 他难以接受。 或许,死掉也是一种解脱吧。 这个念头升起,但是下一刻,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楚,如同毫无征兆的滔天巨浪,把他淹没。 当最后一缕黑雾消失,佘妤眼睛如夜色的漆黑迅速褪去,恢复清明。 恢复意识的佘妤,被一片刺眼的光芒晃动差点睁不开眼睛,就像眼前闪动一泓秋水粼粼波光。她费劲力气,才适应了强烈的光芒得以看清楚。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 它全身被细密的鳞片包裹,刺眼的光芒就是这些鳞片反射阳光造成。黑色长发如同瀑布,直到腰间。风拂过,长发飘扬,带着诡异的灵动。不知为何,佘妤不自主联想到扭曲的蛇群。 它的身体魁梧得就像一座小山,手臂比寻常人的大腿都要粗壮,大腿更加夸张。手掌就像蒲扇一般,十指粗而长,让她想到那些猿类荒兽。漆黑尖锐的指甲,就像一把匕首,能够毫不费力切开人的身体。 一根“匕首”此刻正抵着她的心脏。 难道这是赤瞳本体? 佘妤心神一颤,自己最后一搏,还是失败了? 她有些失望。 在最后关头,她想到了自己的心脏,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这颗来历不明的心脏上。在她的感觉中,好像心脏吞噬了什么。 她以为赢了,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不,没有失败。 她注意到赤瞳的眼瞳,此刻没有焦距。佘妤露出苦笑之色,心脏还是发挥了作用,否则的话,自己已经死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活着。 她伸出手掌,想要把抵在自己心脏处的手指挪开,但是发现无论她如何**,都无法挪动分毫。赤瞳的手掌,铜浇铁铸一般。 她只能咬牙挪动自己的身体,尝试着爬出来。跳动的心脏,给她带来了力量。她能感受到,心脏有所变化,但是现在不是去研究这个的时候。黑色的指甲在她的心脏上划动,强烈的刺痛感让她倒抽冷气。 艾辉……死了吗? 最后关头,无声无息出现的血剑,帮她挡下绝大多数的冲击。否则的话,她已经粉身碎骨,绝无生还的可能。 她艰难地挣脱,站来起来。因为受伤严重,她的动作非常怪异,站立的**也很奇怪。身上的伤势,让她感到触目惊心,但是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感觉到痛楚。 她凝视着面前的怪物,怪物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塑。她却能感受到,这具身体里蕴**惊人的血灵力。 艾辉,死了。 面前的怪物身上,没有半点艾辉的气息。 她心中升起一缕难以名状的情绪,很复杂。 两人是敌人,是对手,处于敌对的阵营。松间城第一次见面时,艾辉还弱小无比。他超乎寻常的进步速度,让佘妤看到他惊人的潜力和天赋,在他身上种下生灭花祭术。艾辉的传奇,那只是开始。但是后来主奴易位,让佘妤惊慌失措,日夜难眠。 在佘妤内心,对艾辉有些欣赏和敬佩。 艾辉死了,传奇结束了。 若她是旁观者,只会在心里感慨一声,觉得有几分惋惜罢了。死在一代魔神赤瞳手上,并没有什么丢人,不算辱没。 可偏偏在最后关头被其所救…… 面前的怪物**血气翻腾,哪怕站在一旁,佘妤都能感受到怪物**澎湃激荡的血灵力。现在的她,没有杀死它的能力。她需要离开了,等到它**的血灵力平息下来,就是它醒转的时候。 她意识到,赤瞳彻底复活了。 艾辉什么都没留下。 她眼角余光瞥见地上,忽然弯下腰,她就像个关节僵硬的木偶。手掌伸进灰烬之中,抓住什么,**来。 她手上多了一把血剑。 剑身黯淡无光,不见之前半点锋芒,触目惊心的裂纹令人担心它随时可能碎掉,散落一地。 她端详着残破的血剑片刻。 留个纪念吧。 抬头深深看了一眼怪物,佘妤眼中杀机密布,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现在自己杀了不赤瞳,但是终有一天,会用赤瞳来祭奠你的血剑。 地址:
上一章  |  五行天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五行天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