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道君

第五四三章 至于饥渴成这样吗?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7-12-07  作者:跃千愁
 
看他还有心思叨叨这个,管芳仪想想也是,金王熊嘛,肉身之强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也就先不管他了。 身后传来动静,圆方回头一看,只见一名杀手发出闷哼动了动,正费力地爬起,正是被他撞飞的那个。 圆方立刻左顾右盼,连滚带爬地扑到一旁,捡了把剑,直接冲了过去。 噗!那杀手刚支撑着胳膊坐起,又倒下了,胸口被圆方一剑给捅穿了。 圆方拔剑,又捅,又拔,又捅。 连捅好几剑,杀到对方躺地上不能动了,圆方才杵剑在那气喘吁吁,口鼻有鲜血淅淅沥沥落下,内伤不轻。 圆方瘫坐在了一旁,摸出伤药服下后,又伸手在刺客的身上摸,摸出了金票之类的,立刻往自己袖子里塞。 管芳仪无语。 放开陈伯后,管芳仪又接连找到了许老六和老十三,皆处在重伤昏迷中,逐一施以救治。 最后才找到了袁罡,这次的袁罡比在幻界的时候伤的重,昏迷中,口鼻部位淌出了大量的鲜血,一双胳膊更是扭曲成了不可思议的样子。 发现还有气息,管芳仪又摸出一粒天济丹,正要喂服,袁罡忽然睁开了双眼看着她。 “不用了。”袁罡说话的声音虚弱,却还算沉稳。 管芳仪不解,“你伤的很重。” 袁罡:“不用,帮我把双臂正骨复位便可。” 管芳仪嗤了声,不用拉到,灵丹收了起来,不过还是动手帮他将一双胳膊正骨复位。 就算袁罡不说,她也是要做的,不然胳膊扭曲成这样只服灵丹是没用的。 搬动矫正双臂时,袁罡呼吸明显变得急促,疼的冒出了冷汗。 将其扭曲断臂复位放平后,一脸汗珠的袁罡闭上了双眼,呼吸渐渐变得有节奏,口鼻开始有红雾循环呼吸,渐渐腹部也鼓起了球体,在上下滚动着。 管芳仪惊疑不定地观看了会儿,有点搞不懂什么情况。 也没守着不放,起身回头,闪身飞向了牛有道那边,不敢靠的太近,保持了点距离看着。 牛有道扭头看向了她,问:“你没事吧?” 管芳仪盯着银儿,又恼又惧道:“能没事吗?老娘手上总共就三张天剑符,用了两张,全用在了她头上。还有陈伯他们的伤,若非我有疗伤圣药天济丹,命怕是都保不住了。消耗的天济丹,还有那些开山符,这帐怎么算?” 她把帐全部算到了银儿的头上。 牛有道一只手指了指上空,“都是你的。” 管芳仪抬头一看,愕然,上空有十只盘旋的大型飞禽,其中有三只赤猎雕,明眸大眼不由眨了眨。 “说的好听,回头还不是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管芳仪冷哼两声。 牛有道:“赶快收拾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活口,不要留活口,毁尸灭迹。” 管芳仪转身目测了一下银儿在四周追杀的大概落点,又回头问:“要不要揭开他们蒙面看看,查查他们的来历?” 牛有道一边帮银儿化解其体内的妖力,一边道:“没那个必要,晓月阁的反应速度比我们快,这些人一旦失去了联系,晓月阁立刻会切断和他们有关的线索,查不出什么名堂的。也没时间再耗,回头联系不上这边,晓月阁肯定会来人查看,不要磨蹭,尽快!” 管芳仪一想,的确如此,遂迅速闪身而去。 四处清理一遍后,刺客当中的确有不少未死的,大半被打成了重伤。 管芳仪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但凡反抗或动手的,大都被银儿给杀了,没有反抗的基本上都没死。 她和袁罡是个例外,她是因为利用了天剑符的能量护体,至于袁罡,肉身太变态。 没死的,如牛有道所言,不留活口,皆被管芳仪诛杀! 夕阳余晖下,牛有道松开了手。 恢复了原样的银儿亦睁开了双眼看着他,依然是一脸天真模样,喊了声,“道道!” 牛有道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银儿一脸疑惑。 牛有道指了指狼藉一片的草原,银儿回头看了看,再回头看着他,茫然不解的样子。 牛有道无语了,不知该怎么说她。 忽又抬头,只见空中盘旋的飞禽成群结队飞来,陆续降落在了一旁。 管芳仪跳了下来,亮出了双手十指上的十枚指铃,面有兴奋神色,发大财了,想不高兴都难。 不过看到了银儿后又高兴不起来了。 牛有道偏头看向即将跌落地平线的夕阳,伸手解开了袍子,在管芳仪不解的目光下脱下了外套,拉起了一只衣袖放在鼻子前嗅着。 没嗅出什么异常来,又对着夕阳一点点查看,查看记忆中玉苍碰过的位置。 果然,在胳膊部位,在玉苍把臂过的地方,略看到点反光的油光,像是沾染了淡淡一点蜡痕。 “怎么了?”管芳仪问了声。 “我就觉得奇怪,乘坐飞禽,怎么可能被如此精准拦截。差点阴沟里翻了船,玉苍在我身上做了手脚,这老东西手法娴熟的很,居然瞒过了我的眼睛。”牛有道顺手一抖,衣衫震碎成齑粉随风而去。 管芳仪:“现在怎么办?” 牛有道:“对方已经知道我们要去无边阁,无边阁那边不能去了,否则路上还不知道要出什么问题。靠她,不能做她的指望。”朝银儿抬了抬下巴。 管芳仪深以为然地点头,这位妖王固然厉害,可是什么时候发作根本没谱,发作起来比敌人派来的杀手还可怕,不分敌我,一律干翻。 杀手至少还可以抵挡一下,面对这位,连挡都没办法挡。 她可没那么多天剑符用来保命,何况也不敢保证这位是不是都是一击之后就罢手,万一再补上一击,天剑符也保不了她,所以真不能指望这位。 银儿似乎不知道在说自己,低头不时拉起自己的衣服,手指在抠衣服上的破洞,貌似奇怪衣服怎么破了。 “不去无边阁去哪?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的。” 牛有道:“让他们先找个地方躲躲,我们回趟齐京,找玉苍那老家伙算账去。” 管芳仪瞪大了双眼,“回齐京,你疯了?” 牛有道:“疯?你放心,疯不了,之前还不敢完全确定,还想找个安稳地方先立足再奉陪,如今既然已经确认了,那就撕破脸来吧。来而不往非礼也…圆方在干什么?”目光锁定了动作不利索依然在草原上东奔西跑的圆方。 管芳仪回头看了眼,“他说毁尸灭迹的事交给他来做,他说他是出家人,要为死者超渡。” 超渡?牛有道狐疑:“出家人?糊弄谁呢,他有这好心?” 管芳仪苦笑:“好像在尸体上搜财物,伤成那样还惦记那些个,为此不辞辛劳、不顾重伤,我算是服了他。平常我也没克扣给他的钱,也没见他有什么花钱的地方,至于饥渴成这样吗?” “呵呵!这就对了。”牛有道无奈摇头。 这边随后快速行动,将重伤的几人弄上飞禽,反正飞禽多,三个还能施法驾驭的人照顾着。 远离这边后,找了个隐蔽山谷藏身。 几人也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老十三身上携带的装在笼子里的金翅,被银儿一翅膀给拍成了肉酱,全部拍死了,需要重新构建联系渠道。 将几人安置好后,留了圆方看守照顾其他人。 圆方顿时感受到了责任重大,“道爷,你们去哪?” 牛有道:“不要问,也不要去猜,看好他们就行。” 圆方有点惶恐道:“道爷,你和红娘走了,这里都伤成了这样,我一个人怕是照看不过来啊,万一晓月阁的人再追来,我挡不住啊!” 牛有道:“已经断了他们追查的线索,应该找不到你们。若真找来了,不用挡,也不要反抗,让他们抓,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得放。” 圆方惊疑不定。 牛有道没有多说,与红娘在夜色中乘了一只飞禽离去…… 乌云笼罩的齐京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已是后半夜。 扶芳园的竹林中,亭内一只月蝶歇落在梁上生辉,站在亭子里的玉苍负手而立,静静伫立了许久,看着屋檐滴滴答答的雨水,心情如这天气一般。 独孤静从细雨中闪身而来,还未开口,玉苍已经先问道:“还没消息吗?” 独孤静:“双方已经在预设的埋伏点交过手了,追查的人找到了打斗的地点。” 玉苍转身,“我问结果如何。” 独孤静神情有些凝重,“不知结果如何。牛有道应该已经发现自己身上被做了手脚,如今已断了追踪线索,无边阁那边的人手没发现牛有道有去的迹象。我们设伏的人手也都不见了,一个都联系不上,情况可能有点不妙。” 玉苍急问,“一个都联系不上?连一个消息都没传回来?” 独孤静摇头,“没有,彻底失去了联系。” 玉苍震惊,“这不可能,如此实力的狙杀构成,就算是我亲自出手,就算是几个我一起出手,也不可能全部拦下,见情况不对,凭这批人的实力,怎么可能连一个脱身的都没有?总不能是哪位至尊亲自出手了吧?这绝不可能!” 独孤静沉吟道:“师傅,人心之歹毒往往比修为更可怕,牛贼狡诈,有可能是算准了我们的计划,设置下了我们不知的陷阱,我们可能撞进了他的陷阱中。” 安静,师徒二人安静以对,只有外面的雨水滴答……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上一章  |  道君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道君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