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道君

第八九一章 诸葛迟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6-06  作者:跃千愁
 
赵国京城,表面看似平静,暗底下一片混乱。 有背景的,先得到了消息已经在暗中悄悄携家带口逃离。也只能是悄悄撤离,不敢有丝毫张扬,此时的赵皇海无极犹如饿极了的野兽,一旦举起了屠刀不会在乎你在朝廷有什么靠山和背景,手起刀落就是人头。 而那些消息不及时的普通百姓,日常虽不宽裕,可该怎么过还在照旧,真要有事也无力改变什么,照样还得继续。 整个皇宫内的太监更是前所未有的规矩,丫鬟宫女们说话都不敢大声,连走路都轻悄悄的。 这两天从皇帝面前经过的人,莫名其妙的,也不知哪范了错,就惹得皇帝陛下大吼大叫让人拖下去砍了,陆陆续续杀了十几个。旁观的人莫名其妙,被杀的人也是莫名其妙,死得稀里糊涂的,不知哪犯了错。 宫内上上下下的人战战兢兢,连后宫的妃子们整日里都过的提心吊胆。 事情的缘由大家都清楚,兵者国之大事,战端不可轻启,而今就是轻启战端的下场,不该轻易进攻燕国啊! 清楚归清楚,却没人敢再提起,那已经是皇帝陛下的逆鳞,现在再说那些是找死。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一阵令人惊悚的求饶声隐隐传来,惊的屋内正端茶的太后商幼兰亦忽抬头看向门外,之后与边上陪坐的皇后相视一眼。 皇后眼神中透着不安,欲言又止,心里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茶也不想喝了,商幼兰放下茶盏,问皇后,“这两天,这是第几个了?” 皇后不安道:“回母后,十五六个应该有了。” “唉!皇帝心神乱了,当初那么多大臣苦劝不听,非要一意孤行,早知如今又何必当初。”商幼兰叹了声。 皇后牵强一笑,这种话如今在这宫内也就这位敢说了,其他人包括她在内是不敢说这话的,说这话就是在指责皇帝陛下做错了。 说话间两人一起看向了门外,见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监领着几名捧着托盘的小太监进了园子,也不知又送来了些什么东西。 老太监正是赵国皇宫内的大内总管诸葛迟,虽然还挂着个大内总管的衔,实际上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实权都交给了小辈的太监,他自己只在几个主要的主子面前走动走动。 商幼兰见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叹道:“这老东西倒是老迟钝了,也活够了,天塌下来也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永远都这样不慌不忙。”之后大声喊道:“老诸葛,老诸葛!” 连喊两声,那老太监估计是年纪大了没听见,这边立刻有宫女跑了过去当面说话,这才见那老太监步履蹒跚慢吞吞而来。 跨过门槛时提了提衣服下摆,费力抬腿,驼着后背慢悠悠近前,浑浊老眼看了看人,才慢吞吞行礼道:“老奴见过太后,见过皇后娘娘。” 商幼兰朝外面抬了抬下巴,“大呼小叫的,又出什么事了?” 诸葛迟慢吞吞道:“应该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犯了错,惹陛下不高兴了。都是老奴管教无方,请太后降罪。” 商幼兰:“你这老东西,不经罚,一罚怕是就要一命呜呼。我说老诸葛,我没记错的话,皇爷爷当朝的时候,你就跟在了皇爷爷的身边吧?” 诸葛迟弯了弯腰,“那时老奴还是个孩童,蒙老圣驾赏识,在老圣驾身边磨个墨之类的,老奴读书写字还是老圣驾亲自教的。” 商幼兰:“是啊,本宫听说了,后来皇爷爷驾崩前让你跟了父皇,你在父皇手里就成了这宫内的总管太监,父皇临终前又当着先皇的面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先皇善待你。等到先皇临终前传位给陛下时,那时是本宫亲眼所见,先皇又再三叮嘱陛下,要把你留在身边。回头这么想想,你已经是已历四朝,你是年岁过百的四朝元老啊,这满朝文武也找不出一个资格比你老的了。” 诸葛迟:“太后谬赞,老奴只是个奴才,已经老糊涂了,当不起四朝元老这一说。” 商幼兰摇头:“本宫不是赞你,而是想告诉你,不是当今陛下不念旧情,而是你年纪太大了,所以才把一些事情交给了下面人去办,也是体恤你,陛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不要往心里去。” 诸葛迟欠身,“老奴明白。” 商幼兰:“明白就好,外面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明人眼前不说暗话,你伺候过我赵国四朝皇帝,于情于理,都该让你得个善终。走吧,今天起就走,想去哪就去哪,趁着本宫现在还能使唤的动人,还能让人送送你,趁早离开。” 诸葛迟:“太后美意,老奴心领了,只是老奴打小就在这宫里长大,真的不想离开。” 商幼兰:“老东西,本宫不是在跟你虚情假意,也不是在试探你,趁着现在能走赶紧走,晚了可就走不了了。你放心,别人不得擅自离开,你可以,出了事自有本宫担着,这点事本宫还是担得起的。也不要到处去拜别了,不要惊动什么人,就这样走吧,免得风声传出去有人找你麻烦,你毕竟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隐姓埋名安度余生吧。” 诸葛迟摇头:“太后,不是老奴矫情,老奴老糊涂了,走不动也做不动,打小过惯了宫里的日子,这把年纪出去了活不下去的。” 商幼兰默了默,最终徐徐道:“即如此,那就由你自己决定吧,本宫只能说是仁至义尽了。”挥了挥袖,示意退下。 “是!”诸葛迟欠身行礼,又对皇后行礼,慢慢退着离开,而皇后也微微点头致意。 夕阳归去,残阳如血,巍巍皇宫沐浴昏黄。 夜渐来临,又见宫中盏盏灯火亮起。 半夜时分,高空之上,十几个人影从天而降。 “什么人?”一声大喝,宫中一群修士冲天而起拦截。 轰隆打斗中,又三人率先攻破拦截,欺这宫中没有真正的高手坐镇,不怕脱身困难,竟胆大妄为到直冲灯火辉煌的御书房。 轰!瓦砾横飞,屋顶洞破,御书房内的海无极大惊,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人一把揪住了脖子。 宫中禁卫军以及修士紧急赶来救援。 御书房内传来一声大喝,“都给我站住,谁敢妄动,我就要了你们皇帝的小命。让你们外面的人立刻住手!” 屋内,劫持皇帝的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奉命前来打劫的器云宗高手,器云宗三位太上长老亲自带队。 让外面的人住手,自然是因为他们带来的人遭到了攻击。 谁知及时赶到的宫内中车府令幻青,也是接手了大内总管诸葛迟实权的人,竟不顾御书房内皇帝的性命,当场一声令下,“陛下不在里面,杀!” 嗖嗖箭矢破门破窗急骤射入,屋内的人吃惊不小,迅速借助屋内的障碍物躲藏。 三人没想到,皇帝被他们一举擒获,对方竟敢不顾皇帝死活动手。 屋内噼里啪啦乱响成一片之际,有人扯了海无极,怒道:“让他们住手,否则宰了你!” 那海无极慌乱道:“我不是陛下,我是陛下的替身。” 有人立刻在他脸上一阵乱摸,并未发现什么易容,顿时怒道:“胡说,画像上的就是你。” 那海无极忙道:“我真是替身,否他们怎会不顾我的死活进攻。” “既然你是假的,那真身何在?”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谁知道?” “小人哪知道这些。” 问不出真相,这边立刻将手中的海无极扔了出去测试,结果外面的人毫不手软,当场将这海无极给乱箭射成了刺猬。 此时三人方知劫持的对象应该是假的,的确是替身。 轰隆声中,御书房的瓦砾砖石被轰的乱飞爆射,飞出的柱子更是横扫一片,外面围攻的军士惨叫声一片。 三个器云宗长老趁乱杀出,巨型罡锤飞舞狂扫,现场拦截的修士无人是他们的对手,硬是被三人杀了出去。 刺客也不是盲目而来,有详细周密的计划,针对海无极失手,又冲皇太后那边去了,准备挟持商幼兰做人质。 可就在三人刚闯入太后宫邸的瞬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一阵狂风突起,吹灭了整个宫邸的灯火,此地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却有一盏孤灯出现。 屋檐走廊下,大内总管诸葛迟手上提着一盏灯笼,驼着背,慢吞吞走着,在他身后跟着两个瞎子,两个瞎眼太监。 见到有人,器云宗的一名太上长老立刻闪身而去,准备抓来问话。 呼!诸葛迟手上的灯笼突然灭了,屋檐下也陷入了黑暗中。 抓人的那位太上长老发现自己抓空了,失手了,而自己竟然无法动弹,拼尽全部修为也难动分毫,发现自己脖子抓在了别人的手上,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惧感涌上他心头。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诸葛迟慢吞吞一声,手一拧,信手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ps:这几天有事,更新可能不稳,自己先跪个榴莲谢罪。“杰众文学”
上一章  |  道君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道君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