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出闺阁记

第358章 风清月白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7-11  作者:姚霁珊
 
“这里都是我的人,我倒要瞧瞧谁敢去嚼这个舌根儿!”李氏拧眉夺手,拢着衣袖冷笑:“如今却也好,离了那一大家子,我也省心,没那些镇日里东挑西唆的东西,耳根清静得很。” 语罢又回首,寒着一副眉眼道:“这府里的主我还做得,妈妈谨记,凡有那乱传乱说的,一律提脚卖了。凭他是谁,还能越过我这个当家主母?” 见她动了真怒,罗妈妈不敢再劝,忙应是,擦擦眼泪,又去斟茶。 却不妨此时帘外传来丫鬟绿水的声音:“太太,姑娘来了,说要去给老爷请安。” 李氏怔得几息,身子骨儿一松,眉眼到底软了下来。 “这孩子。”她心疼地道,摇摇头,眸中浮起一层水光:“她这皆是为了我。” 罗妈妈倒是欢喜的。 李氏与陈劭如今真正相敬如冰,今天陈劭一回家,李氏竟与他分了房,这可是再没有的事儿,委实叫人发愁,今见陈滢来了,罗妈妈便觉得,这是个居中调和的好机会。 “太太。”她乞求地望着李氏,目色殷殷。 李氏轻叹,声气儿也跟着绵软:“请姑娘进来吧。” 罗妈妈面露喜色,忙扶李氏去至正堂,方安了座儿,那绿影纱折枝菊的门帘子一挑,陈滢走了进来。 她今日穿件卷云纹暗银掐边儿荼蘼白纱衫,苍海明月石蓝绉纱夹裙,发上只挽个圆髻,插戴着一枚银凤钗子,钗头下垂着宝蓝流苏珍珠串儿,衬得鸦鬓雪肤、清眸流光,倒比往常添了几分颜色。 “我儿快进来。”李氏笑着招手,目色似三春融暖,不复寒凉。 陈滢上前欲见礼,被她一把拉过去,笑道:“好孩子,这早晚儿的,你怎么会来?”又摸她的衣裳:“如何穿得这般单薄?可冷不冷?” 陈滢笑答:“这天气正舒服,女儿觉着正好呢。”细细端详李氏神色,语声转轻:“女儿就是过来给父亲请安,也瞧瞧娘。” 李氏笑着点头,眉心动了动。 称陈劭父亲,却称她为“娘”。 一亲一疏,莫不分明。 她心底微叹,松开陈滢,拉她坐去一旁,细声道:“你父亲才喝了药,这会子怕还未睡,你们也多日未见了,正该请安。” 想了想,又蹙眉:“今儿下晌,你哥哥接了人回来就去了书房,整半晌没露面,只说要温书,饭也是端过去吃的,也不知他吃饱了不曾?” “娘放心,女儿已经去瞧过了,阿牛说哥哥照常吃了一碗饭,把那香渍菜心、芙蓉鲜鲊都吃得见了底儿,又添了半碗笋尖儿汤。女儿还去厨房瞧了,灶上正煨着山栗粥,还配了几碟糟鹅掌、酿瓜、三和菜什么的,哥哥晚上也饿不着。” 陈滢絮絮道来,李氏到底放了心:“今儿事情太多,闹得人仰马翻的,也真是……” 她咽住话声,不再往下说,眼风扫了扫正房方向,淡笑道:“罢了,我也不拉着你说这些闲话,你自去瞧你父亲是正经。” 陈滢却不肯就走,又陪她叙些别事,听她再三催促,方慢慢辞出。 明希堂的正房与偏厢,不以游廊相接,却在当中设了道花墙,来回需绕出石径,穿竹篱门、踏白石阶,实是院中隔院的景致。 这原是心意别裁,图个奇巧得趣儿,如今却有了另一番意味。 月偏中庭,银光流泻,自穹顶穿花拂叶而来,那台矶上似起了层青霜,明晃晃一地缟素。 陈劭果然未睡,陈滢进屋时,他正将一卷书倒扣案上,含笑命人安座儿。 陈滢扫眼看去,见那是他收藏的一本前朝孤本,残页卷边,倒应了西风萧索的景儿。 青玉案、半残卷,茶香辗转四合,终究暖不了这秋夜孤凉。 “阿蛮晓得来瞧爹爹了?”陈劭浅笑,青素素的眉眼,一领青衫简旧,袍角丛竹半凋,含了几分落寞。 陈滢垂眸望着茶盏,静了片息,抬眉看他。 同样是清素素的眉眼,她却不肖他,独有一种特别的净与静。 “女儿今番来此,父亲应该知道是为了何事。”她没有拿别的话暖场,开篇便如箭离弦,语声虽淡,语意却锐极,一如她干净而清厉的眼。 “女儿以为,您当初失踪之地,并非陕北。”她直视着陈劭:“换个说法吧,女儿以为,父亲当初的失踪,与您真正失忆,时间不同,地点也不同。或许您确实是从陕北消失的,但是,您失忆的地点,却绝不在陕北。” 并非问话,而是直接道出推断。 陈劭没有一点吃惊的模样。 他“唔”一声,起身离座,缓步踏去窗前。 西风乍起,篱间的护花铃“嘤嗡”作响,他身上青衣拂动,如翠湖连波,领缘下露一角白纱衫,正是风清月白、水上孤舟般凉净。 “那阿蛮以为,爹爹是在何处失忆的呢?”他问,头也不回,似听风吟。 “我猜不出。”陈滢望着他的背影:“如果猜到了,我也不会来问您。” 陈劭没说话,叹息声如水漫开。 “我猜到您不会回答,也猜到不会问出结果。”陈滢露出不出所料的神情,有那么一刹,竟与陈劭神似。 她弯起一侧唇角,望着背向而立的那翻卷青衫:“我只问一件事。父亲隐瞒的那件事或那些事,抑或是某个人或某些人,是与朝局内政相关?还是涉及边境外交?” 陈劭身形未动,修长的手指扣住窗弦,指上落下银霜清华,却在这一刻,微微花了花。 “父亲不说话,我就当您回答了我。若只涉朝政党争,您也不会如此讳莫如深。”陈滢继续说道,语声寂寂,破去满室寒涩:“果然,我所料不差,此事涉及两国边境外交,甚或是叛国通敌之大事,父亲这才一言不发。” 她露出惯常的古怪笑容:“毕竟,由陕北再往西去,便是宁夏,那里与西夷相接,由不得女儿不往这上头想。” 陈劭转首望着她,忽地低了低头。 烛火本就不亮,这一低头,他整张脸便陷于黑暗。
上一章  |  出闺阁记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出闺阁记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