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大先生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术道生意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6-12  作者:苗棋淼
 
大帝叹息了一声道:“吴召暂时编入第七鬼王麾下。白无常,你带他们过去。豆妹子是地狱门上宾,可以在地狱门自由出入,地位与鬼王相同。” “是!”白无常施礼之后,带着我们几个走出了森罗殿,“你们初到地狱门,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我给你们讲讲地狱门。” “无论是谁,进入地狱门都必须从最低等的小鬼做起,然后积累功勋晋升大鬼,鬼兵,鬼将,鬼帅。鬼帅之上是无常和判官,再往上就是鬼王,鬼王的地位相当于长老。” “你一进门就成了大鬼,是因为你救了小糖,大帝才会破例给你提升一级。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我开口问道,“地狱门一共有多少无常、判官?” “目前是四大无常,四大判官,五大鬼王。”白无常道,“如果功勋足够,任何位置都可以增加。” 我淡淡笑了一声,没去接白无常的话头。 四无常、四判官,地狱门主自称大帝,这不就是在玩权谋平衡的路数吗?无常、判官各成一系,互相制衡? 叶烬却在这时插话道:“你不是说,只有五个鬼王吗?那第七鬼王是怎么回事儿?” 白无常道:“她姓第七,本名叫第七水蓝。不过第七鬼王已经有年头没回来了,第七殿等于是空着的。换句话说,你们等于没有上司,好处是你们可以在第七殿里为所欲为,坏处就是没人去替你们争取任务。” 我淡淡笑道:“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去做没人愿意接的任务对吧?” “也可能是没人敢接的任务。”白无常道,“地狱门不比悬镜司,可以让人挑选任务,任务都是分派给各堂口的。如果你们有上司,说不定能替你们争取一些轻松、油水好的任务;反之嘛,你也能懂对吧?” 我淡然道:“完不成任务会怎么样?” “会被扫地出门。”白无常道,“不幸的是,今年负责分派任务的人刚好是东判官。” 白无常说着话,把我们领到了一间弹药仓库门外:“里面就是第七鬼王殿,你们进去吧!第七鬼王临走时曾经留下过话,不是她的属下,不许踏足第七殿。里面可能有点乱,你们得自己打扫一下。” 白无常把话说完,转身就走,连一刻都没多待。 我试着在弹药库的大门上推了一下,成行的积土就像流水一样从门上淌了下来。我本能地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伸手在自己眼前连着扇了几下,才算把扑面而来的尘土给扫干净。 “路小赢,给我弄个纸巾……”我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觉得脚底像是踩着一个盒子似的东西,不仅冒出“咔嚓”一声脆响,脚尖还陷进了土里。 我挪开脚一看,下面果然是一个塞着纸条的盒子。 “谁在开玩笑?”我低头把纸条捡起来看了一遍,不由得目瞪口呆。 “X年X月X日,第七鬼殿属下到来,左手推殿门,遇落尘向后退四步,再出一步,踩碎秘匣,倒退期间,右手连续扇动五下。如本人推算无误,请入殿等候;如推算失误,马上离开第七鬼殿,持此纸条寻青衣鬼王庇护。” 纸条的落款是第七水蓝,从字迹上看,这张纸条应该是出自一个女人的手笔。第七水蓝也是命师? 我刚才用哪只手推门,又退了几步,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她能算那么准? 我抬头看向大门时,那上面果然留着我左手的手印,满是尘土的地面上也确实被我踩出了四个脚印,我刚才确实是退了四步。 我转头看向路小赢:“我刚才扇了几下?” 路小赢摇头道:“没注意。” 这种细节谁会注意?在场的人就没有一个能说清我刚才扇了几下尘土。但是,第七水蓝却把前面两件事儿都给算准了,应该不会算错第三件事儿吧? 我犹豫了一下,才推开大门往门里走了过去。让我没有想到是,第七水蓝竟然在弹药库里修了一个三间房的农家院,而且特意装饰了塑料的植物。如果不是四周都点着点灯,我甚至能把这里当成是外面的民居。 而且,那座农家院也不像是十年多没有人过来打扫,从里到外都是一尘不染,就连堆在炕上的被褥也摸不到一丝潮气。这只能说明,有人经常晾晒被褥。 我转头看向院子里那副石头桌凳,猛然睁开了鬼眼:“给我出来!” 两只鬼魂小心翼翼地从石凳里飘了出来:“上仙,我们都是主人的鬼仆,负责照顾院子。主人说了,要是来人,就让我们马上离开,把院子交给你们照顾。你看……” 我摆手道:“你们走吧!” 第七水蓝既然已经做了布置,就不可能让她的鬼仆给我们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留下他们反倒是麻烦。 我撵走了鬼仆之后,自己在石凳上坐了下来。谁曾想,我刚刚坐下,石桌上就浮现出了一行字迹:“明天会有任务下达,任务共有三个,选中间那个。” 我刚把留言读完,桌子上的字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第七水蓝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 路小赢道:“如果明天真有任务,你会按她说的选吗?” “不会!”我冷声道,“我自己也是命师,为什么不自己去算?” 路小赢反问道:“如果你不动用鬼眼钱的情况下,会比第七水蓝算得更准?” “不能!可是我总觉得第七水蓝不像是一个超品命师。”我虽然有些不服第七水蓝,但是平心而论,如果不用鬼眼钱,我的确没法把推算给精细到每一个步骤。但是,作为大命师而言,绝不会在天机未动之前就开始怀疑自己推算的结果,况且,她推算的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泄露天机的大事。 我怀疑第七水蓝只是在测试自己能算对几成命数罢了。 路小赢还要再说什么,却被我挥手制止住了:“咱们先不说这些。咱们这次来得匆忙,连家都没回,家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明天你和叶烬回家把瓜子儿接来,顺道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如果有任务,我跟和尚先接着。豆妈……豆妈就先帮我们打理这地方吧!” 我让路小赢和叶烬一块儿走,一个是因为我们当中只有叶烬在外面有其他生意,另外一个就是我想先跟路小赢分开一段时间。 从苗疆出来之后,我和路小赢就一直都觉得别扭,明明前一天还是并肩作战的哥们儿,后一天就要转换角色,换成谁都适应不过来,还不如先分开一下,反正蛊毒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发作。 路小赢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也没有提出反对。豆婆却说道:“我可不想住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我明天就去找森罗殿那个老鬼,让他想办法在外面给我盖个房子。” “行行……”我还巴不得搬出去住,谁没事儿愿意住在地底下。 我们几个在院子里对付了一夜,第二天东判官果然带着人找上了门来:“吴召,这个月还剩下三件任务。你选吧!” 东判官的随从托着一只托盘,那里面一共放着三只红面信封,信封都没封口,上面也没做什么标记,乍看上去确实没有什么玄机。站在一边的豆婆却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地狱门接的生意分为红、黄、蓝三个等级。蓝级最为简单,要价也最低;红级生意最高,甚至可以要出天价。你一上来就让他们接红级生意?” 东判官道:“这只是红级四等生意,属于最低的级别。吴召他们当中有两个先天高手,接这种生意绰绰有余。此外,阁下虽然身为贵宾,但终究不是地狱门的人,还请不要插手地狱门内部的事情。” 豆婆脸色一沉就要发作,却被我伸手给拦了下来:“请问判官,这三件生意,我可以先看了内容再接,还是凭手气去挑?” 东判官淡淡道:“你随意。” 我迅速取出了三枚占命钱,握在手里摇晃了两下才扔到石桌上。三枚占命钱立在桌上提溜飞转时,东判官却嗤笑道:“我分配了二十多年生意,还从来没见过谁算命接任务的?” “你现在不就看到了吗?”我嘴上说得风淡云轻,心却提了起来。三枚占命钱只转不停,说明占命钱确定不了哪件生意的危险最小。换句话说,这三件生意个个非同一般。 东判官一开始觉得我算命接生意有些新鲜,没一会儿的工夫就不耐烦了:“吴召,你在戏耍我不成?你这三枚铜钱转到明天早上不停,我还要等你一夜吗?” “既然判官没有那个耐心,我就快一点。”我抬头看向东判官时,抬手一掌拍在了石桌上,手掌顿时拍进桌面半分。带着冰屑的真气在我掌缘四周迸射而出时,三枚铜钱一齐被震上了半空,在我和判官之间凌空排成了一行。 东判官冷哼一声,忽然从嘴里吐出一缕真气。
上一章  |  大先生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先生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