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大先生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冷眼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6-15  作者:苗棋淼
 
我冷眼看向南宫伶时,后者也同样眼神冰冷地看了过来:“作为裁判,我不会对你如何。三天之后,药力会自动消失。这三天,你最好一直泡在水里别动,否则全身都会像被火烧了一样剧痛难当。反正你这三天也不需要做什么,就好好反省一下吧!” 三天时间,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 至少这三天时间里,我可以大致估算出地狱门的总体实力。刚刚开赛我就丢失了三天,对我和史和尚都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史和尚上前一步:“南宫伶,把我兄弟身上的毒解开。” “不行!”南宫伶断然拒绝,“身为裁判,我有权处置犯规的一方,否则,怎么显示裁判的公正。三天时间,一天都不能少。” 史和尚咬牙道:“我不想跟你争辩什么,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他是我的生死兄弟。”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南宫伶冷声道,“作为裁判,我眼里只有公正,没有私情。” 史和尚的眼神渐渐冷漠了下来:“南宫裁判,在下告辞了!” 史和尚的话一出口,南宫伶的眼里就闪过了一丝慌乱,只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记住,三天之内,不许你们靠近关小姐一步。” 史和尚一言不发地扶住了我的肩膀,算是半架着我走向远处。这时,关倾妍却忽然开口道:“吴召,你为什么怀疑我在故意害你?” 我冷声道:“我们之间的恩怨,来自上一代的约定。我不欠你们关家什么。但是,你关大小姐想要彻底了解恩怨的办法,只有让我永远消失。这个理由足够吗?” 我不等关倾妍开口就说道:“和尚,我们走。” “站住!”南宫伶沉声道,“回来给倾妍道歉。” 我冷声道:“南宫伶,你这个裁判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南宫伶冷声道:“让你道歉,是我和倾妍之间的私人感情。你过不过来?” 史和尚不等我说话,就忽然猛一转身亮出了长棍,眼神冷漠地看向南宫伶:“召子,你先走。” 南宫伶忽然间厉声道:“史不从,我也告诉你,这是我跟吴召之间的私人恩怨,你走开,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史和尚一言不发地看向南宫伶,脚下半步未退。我却暗暗提起玄冥真气逼向我中毒的那条手臂。至阴至寒的玄冥真气贯穿我的手臂时,我身上那种火烧火燎的毒伤顿时退下了不少。 可我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史和尚“哇”的吐出一口血来。站在史和尚对面的南宫伶却厉声喝道:“你退还是不退?” 史和尚轻轻擦掉嘴角上的血迹,看向南宫伶的眼神显得越发冷漠,甚至看不出任何一丝感彩。 有情人之间的争吵其实并不可怕,能争吵,说明他们之间还有话可说,可怕的是那种陌生的冷漠。如果一个曾经和你花前月下的人,到了连话都懒得对你说的时候,那就真的代表无情了,代表着他已经亲手扯断了那最后的一丝依恋。 但是,史和尚现在的冷漠却更为可怕。他的眼中看不到愤怒,也看不到杀气,甚至看不到一丝感情的波动,那不是心如止水,而是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漠视。 如果一个女人的歇斯底里连男人的情绪都无法带动了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在他面前,连演戏的资格都没有了。他看你,只不过像是在看一部老旧的,甚至看了无数遍的电影,眼睛虽然盯着屏幕,却永远在想别的事情,他只不过是在等电影结束罢了。 南宫伶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苍白:“史不从,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走开!你……” 南宫伶忽然拿出一只蛊铃,往空中连续摇晃了几下,史和尚胸口顿时迸出了一片鲜血,人也跟着连退了两步,栽倒在了地上。 “混蛋!”我抽出长刀,猛然转动了鬼眼金钱,自己也直奔南宫伶的方向狂扑了过去。 段云飞淡淡笑道:“结阵……” 地狱门术士瞬间向两边分散开来,至少有四个人同时从我身体两侧跃向了我身后,他们这个动作看似给我让开了一条路来,实际上却是在将我引入阵心。 我没看出来地狱门究竟用的是什么阵法,但是我敢肯定,阵法的核心就是南宫伶。不管我蓄势待发的一刀能不能伤到南宫伶,只要我一刀出手,马上就会受到四面八方密如暴雨般的攻击。 可我却不能不出手。从我拔刀开始,南宫伶手中的蛊铃就一直没有停止摇动。 我脚下碎步连踩,南宫伶手中的蛊铃也声声急震,仿佛是我们两个在用同一个频率出手。我是要阻止南宫伶控制蛊虫,南宫伶又是为了什么?为了用史和尚威胁我停手,还是单纯的在攻击史和尚? 我已经来不及再想太多。我多坚持一秒,史和尚身上的蛊毒就可能加重一份,我不敢去赌南宫伶会不会恼羞成怒,忽下杀手…… 我接近南宫伶三米左右时,长刀之上寒气暴涨,如同烟雾般的寒气顷刻之间就挡住了罗刹寒芒闪烁的刀锋。但是藏锋于雾中的罗刹却变得更为恐怖了。 三尺长的刀身仿佛就是一条潜藏在云雾中角爪狰狞、口衔雷霆的狂龙,一旦现出形影,必然携带万钧之威,狂啸天地、兴风作雨。 我连续两步推进两米之间,三枚鬼钱同时停顿了下来,指向南宫伶左手边的方向——那就是足以将对方致命的方位?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忽然扬刀而起,一招“横祸飞来”正要出手之间,却忽然听见有人喊道:“住手!” 沈临!我下意识地停下手中长刀向后倒退了半步时,沈临也步履平静地走了过来:“吴召,你先退下去。” 我收刀往后退了几步,沈临却缓步走到了南宫伶面前:“南宫伶,你就是这样当裁判的吗?” 南宫伶收起了蛊铃道:“我只是在解决私人恩怨,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是我的人受了伤!”沈临怒声道,“吴召中毒、史和尚中蛊,你想让他们直接退出擂台吗?” “吴召的毒,三天之内必解。史……史不从身上的伤势,我可以控制。”南宫伶从身上拿出一只瓷瓶道,“这里的伤药给史不从服下去,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控制住他的伤势。” 沈临拿过伤药扔给了史和尚:“你先拿着。” 史和尚不仅没接,反倒往旁边退了一步,任由着药瓶摔了个粉碎。南宫伶怒道:“你怎么不接?” 史和尚仍旧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似乎没有听见南宫伶在说什么。 沈临冷声道:“南宫伶,你和段云飞是师兄妹的关系,这场比试,你本来不该出来仲裁,但是,另外两家既然已经同意了你做裁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特意给吴召和史和尚送来两颗避毒珠,这不算违规吧?” 避毒珠听上去神秘无比,其实就是一些成了气候的毒虫内丹,并没有传说中百毒不侵的神奇,只是能克制一般的毒物罢了。 我接过避毒珠时,史和尚也走向沈临,从他手里拿过了东西。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在看的不是史和尚,而是南宫伶。史和尚从沈临手里接过避毒珠的瞬间,南宫伶的眼圈为之一红,只不过她很快就别过了头去,没让人看见她眼中的难过。 沈临冷声道:“你们各凭本事较量,谁输谁赢,我不管。但是如果有人玩擂台之外的东西,我九重阁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好了,你们继续。” 沈临扔下一句狠话之后,说走就走,甚至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我和史和尚飞快地赶回天台不久,就有关氏公司员工陆陆续续赶往了公司。这次,关倾妍他们也拉开了窗帘,从我的角度上,正好可以看见那些人在往会议室里集中,没过多久,会议室里就坐了十多个人。 我虽然不知道关倾妍说了什么,却看见她的助理姬丽萍拿出一张纸在上面不断打挑,看上去应该是在点名。姬丽萍连续挑了几下之后,又向关倾妍说了一句什么,后者简简单单吩咐了两句,就有几个人同时拿出电话往外拨打。 史和尚低声道:“他们是不是有人没过来?” “看样儿是。”我沉声道,“现在打电话的有四个人,他们应该是还有四个人没到。我估计好戏应该是快开始了。” 仅仅一会儿的工夫,段云飞的人就从屋里赶了出来,分成四拨人赶向不同的方向。史和尚说道:“他们这是接人去了。咱们是跟去看看,还是专心在这儿等着看?” 我犹豫道:“咱们现在人手太少,没法追着他们找线索。咱们就在这儿等着,等他们都回来再说。” 我放下望远镜道:“和尚,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看人的眼神儿都不对了?我当时还以为你怎么着了。” 史和尚摇头道:“我师父以前就说过,人的心要是死了,看什么都是死的。我今天才知道,我师父没骗人。”
上一章  |  大先生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先生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