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红楼名侦探

第658章 览富贵,邢大舅初迷心窍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嗷世巅锋
 
次日一早。 尤二姐萎靡不振的自床上爬将起来,书房里却早么了孙绍宗的影子。 因这也不是洗漱的所在,她便简单的收拾齐整,又携了垫在臀下防止侧漏的褥子,准备回到自家西厢房里,再仔细梳拢清洗。 谁知出了那书房小院,刚沿着回廊走出没几步,就听后面有人呼喊:“尤姨娘、尤姨娘请留步!” 尤二姐回头望去,却原来是鸳鸯小跑着追了上来。 鸳鸯如今是名副其实的女管家,便是阮蓉也要礼让三分,尤二姐自然更不敢怠慢,忙也笑着应了,又问:“莫不是大太太有什么要吩咐的?” 近来因接了邢岫烟在家小住,贾迎春常邀二房里几个妾侍过去作陪,故而尤二姐才有此一问。 鸳鸯却是摇头道:“我是方才听二爷说,彩霞分到了姨娘屋里,这才想去嘱咐她几句,不曾想倒先撞见了姨娘。” “要说彩霞这人,原本也是个好相处的,只是这二年钻了牛角尖,人也变得孤拐了,如今她虽是想通了,怕这一时半刻的,也难改回往日的脾气。” 说着,又郑重施了个万福,言辞恳切的道:“故而还请姨娘多提点着些,莫要再让她行差蹈错。” 她这里说的情真意切,怎奈尤二姐的关注点儿,压根就不在这上面。 两只秋水盈盈的眸子,自头到脚的将鸳鸯扫了个来回,只打量的鸳鸯浑身不得劲,这才扑哧一声掩嘴娇笑:“我说这一早上起来,身边怎得就空落落的,却原来是去了……” 后面的话虽未说全,但鸳鸯那还猜不出她的意思,忙不迭分说道:“姨娘想哪儿去了!二爷昨晚上得了大爷的家书,故而一早就去我们院里转呈——因在太太跟前瞧见我,才顺嘴提了这么一句。” 孙绍宗的确是一大早,就去了贾迎春院里转交家书——虽说这信其实是写给他的,但既然是家书,又怎能不转给名义上的大太太过目? 当然,真正的家书早就烧成灰了,这一封是孙绍宗早上起来之后,才随手临摹、仿造出来的。 字迹像不像的,反正贾元春也不会计较什么。 里面也只提到了大哥会留驻辽东,至于什么暂缓播种云云,日后联床夜话时再提也不迟。 既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孙绍宗自不好同贾迎春眉目传情,只一本正经的转交了家书,又打听着大嫂子、‘小侄子’身体安泰,便直接告辞出了堂屋。 大步流星的,眼见就要跨出院门,斜下里忽然闪出个人来——却是近来在此做客的邢岫烟。 就见她婷婷袅袅到了近前,隔着丈许远施了一礼,恭声道:“日前多承大人的照应,可惜岫烟身无长物,也只能在那栊翠庵中,同妙玉姐姐一起为大人消灾祈福了。” 怎就身无长物了? 方才那一屈膝,两条腿明明就长的很——当然,比起那横行无忌的北静王妃,还是稍逊了一筹。 孙绍宗收住脚步,微微还了一礼,笑道:“那披风是大嫂送的,与我有什么干系?倒是……” 正说着,却见个婆子撒丫子赶了过来,见二人堵在门口说话,先是愣怔了一下,继而忙上前向孙绍宗施礼。 孙绍宗把脸一板,呵斥道:“这一大早就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 那婆子忙叫起了撞天屈:“二爷明鉴,不是我老婆子荒腔走板,实是那邢家大舅一早找上门来,说是急着要见邢姑娘,您说我哪里敢怠慢?” 听说是邢忠来找女儿,孙绍宗自不好再发作什么,于是稍稍往旁边一让,将主动权让给了邢岫烟。 邢岫烟听说父亲急吼吼找上门来,心中虽也唬了一条跳,却并未乱了方寸。 先给那婆子道了声不是,又向孙绍宗告了罪,最后去堂屋禀明贾迎春,这才随着那婆子到了前面。 一路无话。 眼见离着前厅不远,邢岫烟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却冷不防从房檐下钻出个人来,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连声催促道:“丫头,快、快、快跟爹回荣国府去!” 这忽然闪出来的,自然正是邢岫烟的父亲邢忠。 听他这般气急不可待的催促,邢岫烟心头一颤,终究也忍不住露出些慌乱来,涩声道:“爹,莫不是母亲……母亲出了什么差池?!” “啥?” 邢忠闻言却是一愣,随即迟疑着,拿眼去瞄那带路的婆子。 那婆子见状,立刻识趣的告辞离开。 等四下里无人,邢忠便又催促起来:“你母亲好的很,是那二奶奶不知中了什么邪,竟要提前发下这个月的例钱,你快随我回去领了,也好填补填补近来的亏空!” 邢岫烟这才晓得,他急吼吼找上门来,竟是要拿自己的月例银子还债! 一时心下气苦至极,把邢忠的手甩脱了,满口埋怨道:“爹,咱们是什么家底,您心里难道没数么?这成日里寅吃卯粮的,却哪里支撑的起?!” 见邢忠目光闪烁,显然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 邢岫烟只得又苦口婆心的劝说:“你即便不为自己着想,总也该体谅着母亲些——就说前几日那场雪,若不是我把几件旧衣裳送过去,险些都冻出个……” “聒噪!” 邢忠突然一声闷喝,打断了的女儿的话。 他初时是觉着有求于女儿,所以才忍着没有反驳——如今听她又揭破自己短处,却是再也按捺不住了。 吹胡子瞪眼的把手一背,呵斥道:“以后少听你母亲浑说,什么寅吃卯粮的?我那是随你姑父去开拓人脉!” “为父跟着你姑父,近来也不知结识了多少王孙公子,日后咱们开起买卖来,随便哪个帮着捧捧场,就够咱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何况在外面应酬时,都是你姑父拿大头,我只边边角角的拿些零碎,说起来咱们还赚了呢!” 眼见他洋洋得意,全不将一家老小的窘境当回事,邢岫烟直悔的肠子都青了,若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劝父亲留在苏州,也免得被这富贵荣华迷了心窍。 正寻思着,该如何劝父亲迷途知返,邢忠却又忽然‘咦’了一声,发现新大陆似的直盯着女儿头上打量,越瞧那眼睛越是锃亮。 “好女儿,你……你这一头的金银珠翠,却是打哪来的?!” 原来是为了这个。 邢岫烟忙道:“这是迎春姐姐借我使的,可不是……” “可不是什么!” 邢忠喜的什么似的:“早听说我这甥女是个大方的——这借给你的东西,莫非还好意思硬往回要?” 说到这里,他在女儿肩头拍了拍,‘大度’的道:“若早说有这好事儿,爹爹那里舍得叫你回去?罢了,你且安心在这儿多待几日,与你二姐姐好生相处!” 说完,也不等邢岫烟反应,倒背着手踱着方步,官老爷似的去了。 邢岫烟在后面赶了几步,又实在不知该同他说些什么。 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将那满头珠翠摘了个七七八八,只余一只钗头束住三千青丝,径往后院去寻迎春。
上一章  |  红楼名侦探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红楼名侦探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