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盛唐血刃

第二八六章枭雄无畏时代终结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tx程志
 
(三更) “跟我上!”陈应双腿夹紧马腹,策马向前冲锋而去。郭洛、周青、阿史那思摩三人逞品字形,将陈应拱卫在里层,这让陈应非常郁闷。 以硬碰硬,以攻对攻。 两股洪流迎面对撞而去。 夏军将士齐齐发出一声充满暴戾气息的嗥叫声。战场上弥漫的血雾和令人作哎的血腥味刺激着这些嗜血屠夫的神经,敌人的剽悍健锐更刺激着唐军将士的斗志,让他们目光越来越凶狠。 唐军将士都认为这样的对起来才有味道!像那些几轮利箭过去就垮了的敌军,要不是看在战利品的份上,他们甚至提不起拔刀砍下去的兴趣! 紧接着,矛刃入肉的闷响再次响彻战场!唐军将士发出海啸般的怒吼,长兵将长枪戈矛放平,像一群见了红布的公牛似的往前猛冲。而刀盾也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持着横刀,迈开大腿,向前飞奔。 此刻,唐军无论是战兵,哪怕是战场上受了轻伤的伤兵也擒着刀子向前冲。唐军以首级计功,哪有比此刻赚取首级,赚取军功更好的办法?唐军的军功虽然不一定会升官,但是绝对会发财。 刘黑闼麾下比较惨,由于大部分都是愤怒的步兵,他们拿着刀枪冲向骁骑军钩镰枪兵,钩镰枪在战马惯性的作用下,力量是何等的巨大。幸运的夏军将士,就是直接被钩镰枪穿前胸,瞬间毙命,死得毫无痛苦,甚至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身体断成两截,特别是运气不好的,就像被腰斩一样。 上半部要害部位没有受到伤害,下半身,下半身就没有了。一时间半会他们还死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下半身被活活踩成了肉泥,想死也死不成。 “这就是你们河北人最后的手段了吗?哈哈,哈哈!”陈应也在冲锋之中,虽然位于中后阵。看到这一切也还是忍不住狂笑:“没用!没用!这只能对付王世充那样的胆小鬼,对付突厥人也凑合,但是,要对付我们大唐铁军,还远远不够啊!” “大唐万胜!” “大将军威武!” 数万唐军将士暴发出怒吼。这个时候,四面八方都是唐军将士,由于是对面冲击,也有狡猾的夏军将士,绕开骁骑军的锋矢,他们想挑唐军步兵下手。他们认为,步兵肯定是软柿子,好捏。 很显然,他们这些夏军将士想错了。 唐军的步兵也都不是好惹的,这些夏军将士被挺枪猛冲过来的唐军长枪兵刺穿身体,甚至两三个穿成一串!唐军的士兵们也已经陷入疯狂,长枪穿了一串糖葫芦之后,一些士兵甚至懒得去拔了,抽出横刀举着横刀嗷嗷叫着扑向下一个敌人。 此时,唐军的冲锋也毫无队形可言。双方都是以乱对乱,此时如果从天空看,仿佛数万头迁徙的角马,在疯狂的迁徙。 陈应并没有严格下令,干涉每一个折冲府的折冲都尉这仗该怎么打,然而这些以团为单位的唐军将士,不约而同的摆出了非常野蛮的猪突式攻击。 或许有人会认为,猪突式攻击是日本人发明的战术,其实这是错误的,猪突式攻击战术,是唐军发明的。具体形成年代大约在武周时期。武周时期,是大唐青黄不接的时候,李世民时代的开国名将基本上都死得七七八八了,这个时候,大唐尤其缺乏名将。武则天女皇又非常好面子,面对薛延陀和突厥人、吐蕃人、吐谷浑人挑衅,以女皇那个暴脾气,怎么可能忍。 可是没有名将率领,没有高明的计策,就使用一招。一窝蜂的冲上去,结果稀里糊涂的把敌人打败了。在整个武周时期,唐军对外战争,往往胜多败少,就是依靠这个野蛮的猪突战术。 阴差阳错,唐军将士在这个时代,居然意外的发动了猪突攻击,那些侥幸逃过唐军那猪突式野蛮冲撞的夏军士兵也先别忙着松一口气,好几百名刀法精湛的横刀手已经杀到他们面前了,刀光闪过,血飞人头滚滚。 在后面观阵的封德彝啧啧的赞叹道:“厉害啊!” “不愧为啸傲河北,纵横河北的勇将!”李神通也赞叹道。 面对如此的钩镰枪、陌刀与弩阵,如此的伤亡,却丝毫不损其冲阵的勇气与胆魄,尽管是敌人,也依然令人肃然起敬! “幸亏,幸亏……” 冯立叹息道,他是要说,幸亏现在屹立阵前的是同样有着钢铁一般胆量的唐军部队。若是换了心志弱一点的唐军部队,只看到这等冲锋的威势,只怕就要转身逃跑了,而作为掩护的前方阵势一旦动摇。那骑兵阵后面再多的犀利武器装备也都没用了!只要被骑兵冲入器械阵中,那接下里的战事就是一边倒。 “杀杀杀……” 双方士兵开始了白刃战,双方几乎都是使用横刀互砍,照脖子就是一刀!高碳钢铸造的横刀,与高锰钢打造的横刀,在这一轮对砍互劈的过程中,优势非常明显。 “铛啷……”金鸣声响起,夏军将士手中的高炭钢横刀就应声而断,而唐军士兵手中的高锰钢横刀则是先断其刃,再斩其首,毫无迟滞,毫无拖泥带水。 刘黑闼身边的将士一个一个被骁骑军将士用钩镰枪结果了下来,不知不觉中,刘黑闼突然发现前面的将士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作为夏军第一排排头,开始迎接着唐军直接的冲锋。 就在这时,刘黑闼突然发现对面一名手钢黝黑钢枪的黑脸将领怪叫道:“刘黑闼是我的,都不许跟我抢!” 罗士信是一个对兄弟的承诺看得比命还重的人,他不知道刘黑闼是如何得罪了陈应,但是陈应一直念念不忘的告诉他,以后看到刘黑闼,招呼都不用打,能杀就杀,在厕所里遇到他,就把他闷死在马桶里,只要让刘黑闼出现在视线之内,能砍就砍,能杀就杀,实在没有机会放暗箭下毒药,怎么都行,绝对不能让刘黑闼活着。 罗士信看到了刘黑闼大吼一声道:“刘黑闼,你罗耶耶来了!” 刘黑闼双双目眦裂,声音都有些破声,失真:“吃我一……” “噗嗤!” 罗士信手中的铁枪如同一朵盛开的梨花,正是罗士信的成名绝技之一,暴雨梨花。 罗士信手中的长枪,在出枪的瞬间,可以耍出七朵枪花,刘黑闼根本就没有分辨出来,哪一枪是实,哪一枪是虚。 结果,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罗士信手中的长枪,已经透体而出。 刘黑闼仿佛像看到了一个无底的黑洞,这个黑洞里有着无穷的吸力,快速将刘黑闼身体内的力量快速抽光。 一名唐军士兵冲到刘黑闼身前,一刀将他的脑袋斩下来,然后薅着刘黑闼的头发,将刘黑闼死不瞑目的脑袋递到罗士信手中。 后面的夏军将士一看刘黑闼的脑袋,居然被罗士信挑在长枪前,举在空中。 这些原本还准备拼命的夏军将士扑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嚎大哭。 也有的夏军将士试图逃跑。 然而,刘十善不干了,他疯狂的吼道:“不许逃跑!不许逃跑!” 说着,刘十善挥舞重剑砍杀那些逃兵,宛若疯虎。一支弩箭飞来,正中他的左臂,刺穿甲胄,擦破了皮肉,没有伤及筋骨,但是淬在箭镞上的虎药让他全身发麻,幸好一些亲护兵忠心耿耿的保护着他落荒而逃,否则他的首级很可能会成为罗士信的枪头之上 一些夏军将士试图做着最后的抵抗,但是可怕的枪骑兵横扫他们的阵列,将他们冲得溃不成军,当看到那些悍勇的夏军将士一个接一个怒目圆睁,抓着刺穿了自己胸口的钩镰枪枪杆,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中后。 就连李开弼也惊恐的叫了起来:“败了!败了!” 随着刘黑闼之死,无数夏军将士加入了逃兵的行列。在他们身后,是唐军将士左手提着血淋淋的人头,右手挥舞着刀枪咆哮着紧追不舍,落单的只有死路一条! 前面有洺水河阻住退路,后面唐军追兵穷追不舍。 这些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的夏军将士哀叹一声:“别杀我,我投降!” “降了!降了!”众幸存的夏军将士纷纷放下了武器…… 武德三年六月十一日,大唐冠军大将军陈应与洺州境内的广年镇决战,陈应以亡四千六百,伤八千人的巨大代价,大败夏国勤王联军,斩首近两万级,俘虏四万七千余人,缴获战马九千六百余匹。刘黑闼没有瞑目,而河北最后的菁华在铁蹄与血腥之中,一点一点地被这个时代所吞没! 随着刘黑闼全军覆没,洺州周围再无成万以上建制夏军军队。 就在李神通邀请陈应一起参加入城仪式的时候,陈应眼中有着莫名的疲惫无悲哀。 李神通将来意说明,陈应坚决的摇摇头道:”本大将军实在太疲惫,只想好好歇歇,淮安王与封侍郎一起入城吧!“ 李淮通迟疑了一下笑着问道:”陈大将军你脑袋转得快,你要我要看洺州拜见前隋萧后,是以人臣之礼呢,还是以平辈之礼?“
上一章  |  盛唐血刃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盛唐血刃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
亿万先生